单击小说 > 玄幻小说 > 偷香高手 > 第2075章 花魁
    见人到齐了,早有礼部的官员出来讲了一下话,包括一路上的注意事项等等,这群二代公子哪里有心情听,很快就不耐烦地催促快走。

    那官员也不动怒,这些情况都在预料之中,一丝不苟宣读完所有事情,然后才下令出发。

    队伍浩浩荡荡开拔,薛蟠早已按捺不住凑到那俊俏公子身边:“这位兄台怎么称呼啊,看着有点眼熟,以前我们是不是见过啊。”

    宋青书心想你觉得眼熟也不奇怪,因为这俊美公子赫然便是黄衫女女扮男装的,她身为公主和兼山书院的人,薛蟠这样的顶级二代多半是见过的。

    只不过黄衫女素来深居简出,抛头露面的时间并不多,所以在场中除非很熟悉她的,否则就算觉得眼熟也想不起来她是谁。

    “没见过。”黄衫女很冷淡,看都没看薛蟠一眼。

    薛蟠不以为意,继续问道:“你是天波杨府哪一房的啊,杨府男丁单薄,按理说我应该听过你的名头。”

    “和你无关。”黄衫女一拉缰绳,拉远了和他的距离,整个周身仿佛被寒冰笼罩,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进的气质。

    “有性格,我喜欢。”薛蟠不仅不动怒,反而愈发来了兴致,正要继续追上去套近乎,一边的薛宝钗黑着脸将他拉住。

    “干嘛阻止我?”薛蟠有些不满了。

    薛宝钗哼了一声:“不要招惹她,不然我也护不住你。”

    薛蟠一脸不解:“天波杨府早已没落,如今我们爹爹位极人臣,还用怕他们杨家?”

    “总之很多问题不方便和你解释,”见他依然不甘心,薛宝钗只好说道,“她武功很高,心情又不好,你难道忘了当初被柳湘莲暴揍的事了么?”

    薛蟠呼吸一窒,想到了当年的惨状不由得背脊一凉,如果在这么多世家公子面前被揍了,以后还怎么有脸见人?只能暂时打消了心思。

    宋青书趁机询问道:“宝姐姐,这次去西夏的名单上好像没有杨家的人吧,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薛宝钗斟酌着措辞说道:“她是临时加进来的,而且她的身份比较特殊,地位又超然,

    也没人敢拦她,而且宰辅大人们觉得有她同行,还能顺手保护你们,也就默许了。”

    一旁的薛蟠打了个寒噤:“他真这么厉害?”

    宋青书若有所思,以黄衫女的武功,保护这些人的确足够胜任,关键是上次她还不跟我说要闭关么,怎么这次忽然要跑去西夏?

    “宝玉,你这就有些不地道了。”这时候薛蟠忽然说道。

    “啊?”宋青书一头雾水。

    “你分明看我吃瘪在嘲笑我。”薛蟠闷闷不乐地说道。

    “你想多了。”宋青书没料到这个呆霸王还是个戏精儿。

    “明明就有,”薛蟠恼怒道,“不行,你也去和他搭讪试试,这样我才能一解心头之恨。”

    “你这种心理要不得,”宋青书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万一我过去搭讪成功了呢?”

    薛蟠嘿嘿傻笑:“怎么可能。”贾宝玉身上脂粉气这么重,也就女人才会对他另眼相看,在男人眼中,肯定没有自己这种阳刚风的吃香,更何况刚刚他亲自体会过,那个俊美公子可谓是冷得可以,已经陆陆续续有不少人在他那里吃了瘪了,肉眼可见的心情不好,这个时候过去,岂不是自讨没趣么?

    “我去试试。”宋青书原本就想问问黄衫女为何会去西夏,如今正好找到借口过去。

    黄衫女一个人落在队伍后面,方圆一丈内都没有人,仿佛她周身有一种无形的领域,拒人于千里之外。

    “滚!”注意到宋青书过去,黄衫女冷冷地瞪了他一眼,原本以她的涵养不会如此无礼,只不过她心情本来就不好,还有一大堆狂蜂浪蝶不停地凑过来烦她,这也就罢了,面对其他人她也只是赶走罢了,可是面对贾宝玉……

    一想到如今这一切都是贾似道谋逆造成的,她看着眼前这个乱臣贼子,自然气不打一处来。

    远处的薛蟠隐隐听到这声滚,差点没笑出声来,瞬间觉得心情好了很多。

    宋青书却不以为意,笑着问道:“这位小姐姐为何这般恼怒?是碰到什么烦心事了么?”

    “小姐姐?”黄衫女念着他这古怪的称呼,不由眉头一皱,

    “你看得出我是女扮男装?”她经常行走江湖,女扮男装可谓是轻车熟路,再加上平日里在京城深居简出,是以刚才那些人没一个人看出破绽。

    宋青书说道:“我平日里在脂粉堆里混得久了,对男人和女人的区别特别敏感,姑娘的味道一闻就和那些臭男人不一样。”

    黄衫女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你现在说话的语气和神态和我一个朋友很像。”

    “哦?”宋青书眉毛抖了一下,有些得意,“想必姑娘和这位朋友的关系很好吧?看来我还是沾了光了。”

    “不,你和他一样讨厌!”黄衫女冷冷地说道。

    “呃……”宋青书完全没料到是这种发展,不由得试探着问道,“姑娘是因为那个朋友才跑去千里之外的西夏的?”

    “不关你的事。”黄衫女冷冷地说完便骑着马到另一边,小声自言自语,“就当是出去散散心罢了。”

    宋青书耳聪目明,听到她的话大致也猜到是怎么回事,多半是她想避开自己,所以才离开临安去西夏,可造化就是这么弄人,偏偏把她弄得和自己更近了。

    看着宋青书回来,薛蟠一张嘴长得老大:“你竟然能和他聊这么久,你怎么做到的?”

    注意到不少人纷纷侧目,宋青书不想节外生枝,耸了耸肩说道:“最后不也被他赶走了么。”周围的人这才纷纷释然。

    一行人就这样一路往西赶路,某一天忽然来到一个镇上,发现里面张灯结彩热闹非凡,有好事者忍不住抓住一个本地人问道:“这里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么热闹。”

    “红袖坊的花大家今天会挑选入幕之宾,大家不都去凑热闹么?”

    “花大家?”

    “就是红袖坊的花魁,此女国色天香,人尽皆知,大家当然想去看看了。”

    ……

    听到那边的议论,薛蟠眉飞色舞地跑来和宋青书说起此事,邀他去凑凑热闹。

    “花魁?”宋青书皱了皱眉,现在的他对这些可不感兴趣,“你从临安城来,什么绝色没见过?这小地方的花魁能漂亮到哪里去,不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