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击小说 > 穿越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四百零五章 我是自愿的(求订阅!)
    …

    考虑了一阵,花想容问顾大嫂:“我这一去,就再也回不来了吧?”

    顾大嫂道:“有可能。”

    花想容又问:“那他……会纳我为妾么?”

    顾大嫂道:“没人能做大官人的主……不过我想,大官人既然肯接你回家,就应该对你有所交代,大官人是一个敢作敢当的人。”

    花想容听罢,一咬牙,道:“好,我跟你走!”

    顾大嫂笑了,她喜欢这个果决的小丫头,“虽然看着柔弱,却有一股一往无前的英劲,难怪大都督喜欢她。”

    顾大嫂道:“娘子有甚么带的,奴家帮你收拾。”

    花想容很是干脆,只打了一个小布包就跟顾大嫂走了,很有一股为爱奋不顾身的感觉。

    出得门来,花想容才发现,悯枝等人全都躺在地上不知生死。

    花想容大惊!

    顾大嫂见状,道:“娘子休要担心,他们只是中了蒙汗药和迷香,没有性命危险。”

    花想容仔细看了看,见悯枝呼吸平稳,像是睡着了一般,才放下心来。

    可能是出于找个人壮胆的目的,也可能是想将她在矾楼唯一的朋友拉出火海,犹豫了一下,花想容指着悯枝道:“我能带她一块走么?”

    顾大嫂道:“当然可以。”

    言毕,顾大嫂一猫腰就将悯枝抗在肩上,然后道:“咱们走吧。”

    花想容深吸了一口气,又使劲攥了攥手中的那块玉佩,道:“走吧。”

    跟顾大嫂往外走的过程中,花想容看到,矾楼的人全都东倒西歪人事不省,显然是全都被人药倒了,同时,花想容又看到了无数手脚轻快的黑衣人在有秩序的乱翻。

    忍了一会,花想容实在是忍不住了,看着那群黑衣人,问顾大嫂:“他们是谁,在干甚么?”

    顾大嫂答道:“大官人本想为娘子你赎身,可这矾楼的管事说,就是给她一千万贯,都不放娘子你自由,大官人大怒,遂命令我等搬空这矾楼,他们正在执行大官人的命令。”

    听顾大嫂说,那个不肯说自己姓名的大官人,原本想为她赎身,因为没法为她赎身,才派来了这么多人把她劫走,花想容的心底顿时就涌起了无限的甜蜜,“他并非不喜欢我,而是想永远霸占我!”

    出了矾楼,花想容就看见门口停着一辆双马大马车。

    顾大嫂将花想容请上马车。

    进入马车之后,花想容就是一怔,赵元奴竟然也在马车之中!

    花想容手忙脚乱的给赵元奴施了一礼,道:“娘子!”

    花想容很好奇,赵元奴怎么会在这里,可她又不敢问——赵元奴成为第一名妓已经五六年了,行业魁首,哪是花想容这个刚要入行的小丫头敢质问的?

    好在!

    顾大嫂看出了花想容的好奇,替赵元奴解答道:“大官人与赵行首相见恨晚,所以请赵行首去家里坐坐。”

    这种一拖二包括一拖三、四、五、六、七……的事,在青楼中太常见了,因此,尽管有点不舒服,可花想容还是冲赵元奴点了点头,然后便在赵元奴的对面坐下了。

    顾大嫂将悯枝放进马车中,然后放下帘子。

    不一会,马车便动了起来。

    赵元奴偷偷看了一眼外面赶车的顾大嫂,然后小声道:“妹妹,你知道那位大官人是谁么?”

    花想容摇了摇头,道:“不知。”

    赵元奴心有不甘,又问道:“他给你梳栊的时候,就没说他是谁?”

    花想容脸一红,小声道:“没说。”

    赵元奴大失所望,道:“他敢将你我从矾楼劫走,绝非寻常之人。”

    花想容犹豫了一下,道:“我是自愿的。”

    赵元奴听罢,暗自摇了摇头,心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连贼船都敢上……我是从甚么时候开始,没有了她这股天真劲的呢……”

    花想容、赵元奴、悯枝先是在一个大院之中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就被顾大嫂叫醒,然后乘坐另一辆马车出了城。

    出了东京汴梁之后,立即有一千马军接应她们。

    在这之后,花想容、赵元奴、悯枝一直往东北方向走。

    走了六七天,一行人来到了一片一望无际的水泊前。

    赵元奴看了一会,突然展颜一笑,然后对花想容和悯枝道:“我可能知道那位大官人是谁了。”

    花想容问:“是谁?”

    赵元奴道:“我如果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梁山泊。”

    花想容道:“梁山泊……”,很快花想容就想到那个为她梳栊的大官人是李衍,随即一捂嘴,道:“大都督?”

    赵元奴咬着银牙道:“十有八九是他!”

    就在这时,远处来了一支大船。

    这支大船载着花想容、赵元奴、悯枝来到了金沙滩。

    离得还很远,花想容、赵元奴、悯枝就看见金沙滩上站着一群妇人。

    来到近处,花想容、赵元奴、悯枝惊讶的发现,这群妇人各个貌美如花。

    突然!

    赵元奴从这群妇人之中看到了一个熟人!

    赵元奴难以置信道:“她怎么会在这里?”

    待花想容、赵元奴、悯枝下船,一众妇人迎上前来。

    虽然有孕在身,可李师师仍走在最前头,并抢在众人之前冲赵元奴道:“元奴妹妹,好久不见。”

    赵元奴道:“姐姐怎会在此地?”,看见李师师那已经隆起的小腹,赵元奴又道:“还有姐姐你这……”

    李师师笑道:“五个月了。”

    说这话的时候,李师师的脸上洋溢着难以掩饰的幸福!

    事实上,李师师的确很幸福。

    早在五六年前,李师师就跟李衍了。

    这些年,李衍在李师师身上可以说是下了无数功夫。

    可李师师的肚皮始终没有动静。

    这指定跟李衍没有关系,李衍几十个儿女,李衍的女人几乎都给李衍生过孩子,就连不少丫鬟都给李衍生过儿女,像刘慧娘和陈丽卿更是一人给李衍生了三个儿女,所以,李衍铁定是没有问题的。

    这样一来,问题就指定是出在李师师身上。

    为了能给李衍生个一儿半女,李师师吃了牟介几百副汤药,又用了不知多少偏方,并时不时的就找李衍试试。

    可惜,全无半点效果!

    就在李师师快要放弃的时候,却意外怀上了。

    这让李师师怎能不喜,怎么不幸福?

    赵元奴忍不住又道:“姐姐你嫁人了?”

    李师师笑道:“嗯。”

    赵元奴问:“不知姐姐的官人是?”

    李师师笑道:“妹妹你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赵元奴非常聪明,马上就想到李师师的官人是李衍,并很快就联想到了很多东西,进而脱口而出道:“那当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