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击小说 > 都市小说 > 特战之王 > 第二百七十六章:十三重楼
    傍晚六点钟的时候,从雷基城直飞临安的航班在晚点两个小时后终于顺利降落在临安国际机场。

    播音员的声音在机舱里回荡着。

    但弥漫着一抹自然幽香的头等舱里却是一片安静。

    几名乘客的目光都在有意无意的盯着一个靠窗的位置,无论男女,都是眼神复杂。

    那是整架飞机中最美的风景。

    那一抹自然而又浓郁的体香起于此处,从东欧到中洲一路万里的旅程中,头等舱里所有人似乎都沉浸在这一抹醉人的幽香中,无法自拔。

    黑色的高跟鞋,简单紧身的黑色长裤,一件有些宽松的白色衬衫。

    她在飞机降落的一个小时前睁开眼睛,在空姐有些不自然的笑容中要了杯白水小口喝下去,一直到飞机降落,她的眼神还是有些恍惚慵懒。

    这是真正的美人。

    人们对于美女有很多种定义 ,但所有的定义放在她身上似乎都不堪一击。

    优雅的,沉静的,精致的,慵懒的。

    清清冷冷,如梦如幻,完美无瑕。

    她的每一个动作似乎都带着一种从容而唯美的风姿。

    倾国倾城,风华绝代。

    女子身边的座位上本是一个来中洲旅行的东欧老人,但这个让无数人向往的座位被一名意气风发浑身都洋溢着成功气息的中年男子买了下来,他开价两万美金,交易过程极为顺利。

    可从飞机起飞到降落,将近二十四小时的时间,坐在美人身边的他愣是没敢说一句话。

    不是不想。

    很想,但是不敢。

    飞机终于停稳。

    在国内商界某个领域内已经算是功成名就的中年大叔终于再也忍不住,缓缓开口道:“小姐,请问...”

    他的声音无比的生涩沙哑,透着一种浓浓的心虚。

    女人转头看了她一眼。

    她的眼神明亮璀璨,如同夜空中的星辰。

    大叔所有的话顿时被咽了回去,有些狼狈的咳嗽了一声。

    “我结婚了。”

    女子轻声道,她的声音清清冷冷,带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淡漠:“我很爱我的丈夫。”

    顿了顿,她继续道:“谢谢。”

    大叔脸色涨红,有些狼狈的站起身让开位置,站在原地有些失魂落魄。

    女子站起身走过去,她没有行李,只是手中拎着一件在临安传不到的大衣,轻轻巧巧的下了飞机。

    机场内无数惊艳的目光聚集在女子身上。

    喧嚣的人声逐渐安静。

    女子独自一人前行,步履从容的走进了贵宾通道。

    空气微微扭曲了一瞬。

    女子的身影走进通道的转角,瞬间消失。

    几名下意识尾随过来的男人愣了下,左顾右盼,站在原地怅然若失。

    女子依旧向前走着。

    一名浑身笼罩在黑色斗篷里的身影接过了她手中的大衣,不动声色的跟在她身后。

    一道若有若无但却极为凝实的力量扩散到周围,将他和女子的身影完全包裹,两人的身影顿时在所有人眼前消失。

    “圣徒如何?”

    女子看了一眼身边的黑衣人,她眼眸中的慵懒正在一点点的褪去,重新变成了黑暗世界中的女神。

    前来接机的是军师。

    听到老板的问话,他微微摇了摇头:“我们刚刚见过面,他准备不足,近期很难突破。”

    “嗯。”

    秦微白前进的脚步顿了顿,像是若有所思。

    “今晚西湖上方会有一道彩虹,很好看。”

    她突然说道。

    圣徒愣了愣,随即明白这应该是秦微白要自己转达给圣徒的话,点了点头,掏出了手机。

    两人的脚步不快不慢,一路向前。

    军师发完了短信,继续汇报道:“老板,中洲高层已经确定了雪舞军团新任次帅的人选,江上雨。”

    “而且我今日收到消息,就在一夜之间,江上雨突破了。”

    “他现在什么境界?”

    秦微白有些漫不经心的问道。

    “半步无敌巅峰,无敌级战力,可称之为殿下。”

    军师深呼吸一口,沉声道。

    秦微白的脚步猛然停在了原地。

    这是不可能的消息。

    但她却没有说不可能,只是沉默了很长时间。

    最终演习前,江上雨只是燃火境巅峰。

    他在最终演习的前一天突破,直接进入惊雷境稳固期。

    随后在最终演习中堕境,重新退到了初入惊雷境的地步。

    可如今军师嘴里形容的江上雨却已经可称殿下。

    惊雷境。

    惊雷境稳固。

    惊雷境巅峰。

    半步无敌。

    顶尖半步无敌。

    在向上半步的无敌级战力。

    江上雨等于是一夜之间迈过了六个门槛!

    而且全部都是可以困死普通天才一生的门槛。

    “没有人可以做到这一步。”

    秦微白缓缓说道。

    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一夜之间不断破境,武道如果真的这么好突破的话,无敌境高手何至于凤毛麟角?

    整个黑暗世界,甚至就连惊雷境巅峰高手都是有数的。

    江上雨的表现已经不是所谓的天赋和自身道路能够解释的事情,这是真正的一步登天,甚至比他现在的职务还要夸张。

    “只有一个解释。”

    秦微白继续道。

    但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军师已经摇了摇头:“这不可能。”

    在如何天才,也不可能在一夜之间跨越一整个大境界。

    就算神仙都不可能。

    唯一的可能,就是江上雨昨夜根本不是在破境。

    不是破境,又能是什么?

    秦微白看了一眼军师,平静道:“你应该清楚,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军师苦笑着跟在秦微白身后,继续道:“还有一件事情,昨晚局势最紧张的时候,东城部长发了数道密令,幽州卫戍,炮兵,武警,以及海军和空军都有动作,影响深远,东城部长压力很大,老板,我们要不要出面?”

    “东城部长...”

    秦微白嘴角的笑意一闪而逝,随即轻声道:“目前来看,最好与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昨晚东城无敌发布密令的时候,她还在飞机上,但却也不难想象那种场面,那是对北海王氏最有力的威慑,也是最疯狂的反击。

    但东城无敌的举动同样触碰了中洲各大集团的底线。

    东城家族是中洲军方最强的豪门,没人否认

    这一点。

    但军队是国之利器,不是东城家族的私人军队。

    昨晚的动静势必会引发各大集团的警惕,东城家族想要不付出一点代价,根本不可能。

    “目前还无法判断,但卫戍军团一名副司令在昨晚就已经被就地免职接受调查,那位副司令,一直都是东城部长的心腹。上午的时候,总政已经派出了调查组分别进驻武警和炮兵部队,另外听说海军总部最近也会有所变动。”

    这毫无疑问是最强硬的清洗。

    各大集团似乎已经达成了一致,要用最直接的手段削弱东城无敌在军方的影响力。

    偏偏东城无敌这个时候还不能说什么。

    这种局势下,甚至就连李华成总统的态度都会很微妙。

    这就是赤裸裸的政治。

    除了豪门集团,没有任何人原意看到一个可以随时掀起一场兵变的军方巨头存在。

    “做点事吧。”

    秦微白想了想,平静道:“豪门集团日后是天澜的根基,这颗大树不能倒下。”

    “明白。”

    军师点了点头:“做到什么程度?”

    “你来把握。”

    秦微白说着话,走出了机场。

    机场外已是黄昏。

    漫天的云彩在残阳的光线下仿佛燃烧起来,天地间一片火红。

    一辆极为豪华的轿车停在门前,看着秦微白和军师走出来,车旁两名精悍的护卫躬身拉开了车门。

    秦微白在车辆后排坐下,看着宽大后排空间的装饰,完美而梦幻的精致脸庞上闪过了一抹古怪的情绪。

    军师有些尴尬,也有些无辜,干咳一声,心想这可不关我的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搓了搓手,也不知道老板在想什么,更害怕自己被迁怒,主动开口,尴尬道:“老板,先吃点东西?”

    “不饿。”

    秦微白淡淡道,依旧在看着车辆周围的内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军师内心微微一沉,没由来的嗅到了一丝酸味。

    “我不喜欢这辆车。”

    秦微白轻描淡写道:“换了吧。”

    “好。”

    军师苦笑一声,毫不犹豫的开口道。

    秦微白没有说话,静静看着窗外的风景。

    “我们去找圣徒?”

    军师小心翼翼道。

    “去监察院。”

    秦微白轻声道:“跟邹远山总督沟通一下,今夜暂时封了西子湖。”

    幽州会议结束后,原中原洛京一把手邹远山就已经调任临安担任代理总督,他接受的是李氏元老吴正敏的班底,如今虽然是代理总督,但却威风凛凛,在临安堪称一言九鼎,只不过封了西湖?

    西湖极大,邹远山可以做到这一点,但调动的人力物力,动静是不是太大了点?

    “老板去监察院是要...”

    军师试探性的问道。

    “请剑。”

    秦微白平静道:“十三重楼的核心,就在监察院。”

    她停顿了下,继续道:“一直都在监察院。”

    十三重楼!

    军师的脸色猛然一变。

    他想到了东欧的局势,忍不住道:“东欧的局势已经到了这一步了?”

    秦微白没有多说,只是简简单单的嗯了一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