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击小说 > 穿越小说 > 战国之军师崛起 > 第三五七节 讨要一城
    燕易王后一个眼色之下,苏代与姬禄立即起身施礼:“请大河君指点。”

    “知道我是怎么打仗的,我最喜欢用的方法就是,派出精兵强将,以雷霆之势击溃敌军最强,或是核心战力。寻常的农夫为兵他们打的是顺风仗,当敌最强被灭之后,打顺风仗的人会增加数倍,疯狂的追杀敌军已经胆寒的人。”

    苏代再施一礼:“若遇抵抗呢?”

    “我部精兵已经杀掉敌他,他们很闲,秦军以功勋换爵位,不去杀弱兵是不屑于与农夫抢农夫的人头罢了。但若有抵抗,杀之。”

    燕国三人似乎明白了。

    白晖又说道:“这一招有个缺点,若是我方精兵败了呢?当然,谁能打得过我的精兵。”

    是缺点,但你也要能够击败这个缺点的能力。

    白晖的精兵三千打三万估计都能大胜,因为三千围杀两万五千,不留一人,不扣损一人。所以没有人怀疑白晖的精兵三千打不了三万敌人。

    所以,打败白晖的精兵,这个很难。

    但这样的招数任何人也用不了,首先天下列国没有一国可以在短时间拥有超越白晖部下的精锐。

    因为他们并不知道,白晖的精锐花销有多大。

    大河卫满天下找药材,有足够的补药,足够的肉食,这武都练得起。

    “话扯远了,我白晖只要一城之地,帮燕国稳住,缓缓图强。想强,其实很容易,施秦法便可。不是商君的旧秦法,而是新秦法。这样说吧,燕国可以派出参观团,学习团,让贵族、官员们去秦国看看,就明白了。”

    燕易王后问:“你要那一城?”

    “古孤竹的孤行城。就是靠近海边的那一个,眼下已经半荒废了,早在攻齐的时候我就说过,秦国缺盐,希望与燕国合作煮海盐。眼下我打算自己煮,那里只会有一千户秦民,一千秦军,以及不会高于五千奴隶。”

    “三天。”

    “后,三天后等王后的回话,或同意,我便想去亲自看看。至于燕王是谁,与我无关。”白晖表明的态度,自己完全不参与燕宫的燕王之争。

    正事淡完,白晖送燕易王后离开。

    次日,魏冉到。

    燕国举行了无比隆重的迎接仪式,这仪式既是迎接秦国公子芷、穰侯魏冉,也是迎接燕王归来。

    魏冉对于这种大仪式的事情是专家级的。

    那怕内心在骂,在嘲笑燕国,可表面上却是作足了姿态。

    完成全部的仪式,若是换成白晖估计已经累到连手都不想抬了,可魏冉却依旧很精神,因为他知道什么时候可以休息,什么时候要作足姿态,白晖不行。

    就象出行。

    白晖若是坐在马车上一直保持一个很威仪的姿势,那就会一直保持。

    魏冉却很清楚的知道,在什么时候可以靠着一旁休息,甚至是小睡一会。反之,……好象行军打仗魏冉也不比白晖差多少。

    这就是境界。

    当晚,魏冉住进了前乐毅府,白晖早就给他留好的屋子。

    眼看就春末夏初了,夜里也不那么冷。

    白晖和魏冉坐在院中,撸串!

    “话说,这燕国倒也挺会生事的,还没有入城就收到几十份礼单。”魏冉先拉开了了话匣子:“这其中最让人看重的,应该是燕国的公子呈。”

    白晖倒是关心羊肚会不会煮的老了,几次拿起来看。

    魏冉问白晖:“问你呢,支持谁?”

    白晖继续关注着自己的羊肚,好半天才回了一句:“有区别吗?”

    魏冉反问:“为什么没区别?”

    羊肚终于没问题了,白晖吃着羊肚慢吞吞的说道:“我手下怎么也有四千顶尖的精锐,一万二上上等精锐,三万勉强算精锐的士兵,对吧。”

    “别废话,你那三万不是勉强,已经是很精锐了。王上有过话,没什么重要的事轻易别动用,太后倒是想借你的精锐把禁军调换几次。说正事,你的精锐很厉害。这我知道。”

    白晖这才说道:“我兄长带着这些人马,我是说假如,假如与燕军作战。你说燕军派上五万或是六万,再或是七万人,或是四万人马,有多大区别?”

    “没区别,连死光的时间也差不了多少。”

    就白氏兄弟二人魏冉自认是非常了解的,白晖会练兵,白起的统兵能力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认知。

    魏冉明白了。

    强一点,强二点,对于有绝对强势的秦国来说,区别真的不大。

    但。

    还有一句就是,偏向秦国多少,这个才是关键。既然白晖能说服燕易王后掌权的话,谁成为燕王,还真的无所谓。

    “喝酒!”想通了之后,魏冉举起了酒杯。

    又过了一天,燕易王后给白晖的约定是三天,结果只有两天她位送来了答复,答应了白晖的条件。

    走!

    白晖得到答复,拿到了有燕国国印的地图后,当天就离开了燕都。

    魏冉倒是糊涂了,这是有宝还是什么,白晖走的为何这么急。

    让魏冉意外的是,魏、韩、楚三国竟然都有要员跟着白晖一起离开,理由说的很简单,他们想学海水晒盐的本事,拿钱出来投资白晖的盐场。

    这里透着古怪。

    但燕国的贵族此时的双眼都盯在王位上,而赵国那边的使节团还没到。

    事实上,白晖并没有去孤行城(后世的唐山)。而是秘密的去了燕国与齐国原先的边境,因为在那里有海船在等着白晖。

    至于孤行城,白晖相信自己部下的人可以处理的很好。

    走海路,绕过东莱角,船距离海边至少还有二十里,除非天气很好,有人特意在海边观察,否则是发现不了白晖的船队的。

    数日后,白晖来到了大同江口。

    正好白晖的船到的时候,一只运送魏军的船队也到了。

    白晖下船之后一看在海边靠小船转运的人数,问身旁的人:“这一船装了多少人?”

    “回大河君的话,八百人。”

    “什么,八百?”白晖吓了一跳。

    大肚子槽船容量确实大,但那是用来装货物的容量,根本就不是装人的,白晖甚至无法想像的出来,这怎么把八百人塞进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