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击小说 > 穿越小说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一十章 老匹夫慌了


    “还真是弄到一块去了?”李璟穿好衣衫,拍了拍萧普贤女白玉一般的臀部,笑道:“我说这个蔡京为什么到现在都不着急,原来是来这一招。”

    萧普贤女忍住心中的羞涩,整理了一下衣服,低声说道:“主上是说蔡京准备和当初对付辽国一样对付我们,准备和金人两面夹击,击败我们。”

    “自然是如此。”李璟感觉到浑身轻松,不在意的说道:“只是我们与当初的耶律延禧不一样,耶律延禧荒淫无道,治国无能,手下将军更是一群废物,让阿骨打占了便宜,现在阿骨打已经死了,童贯的西军损失无数,再来对付我们,那是不大可能的事情,蔡京虽然想的不错,可惜的是,也只是想的不错,想要做到这一点是何等的困难。朝廷已经经不起一次失败了。”

    “那准备怎么办?”萧普贤女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我准备称王。”李璟面色阴沉,他对宋室虽然已经失去了信心,但心里面还是准备借着宋室这个招牌等上一段时间,但是蔡京的打算,让李璟知道,实际上,蔡京乃是后面的赵佶已经是等不及了,他们只需要一个借口,就准备和金人联合起来对付自己,既然如此,那自己就准备给他这个借口,让宋室兴兵对付自己。

    “称王?”萧普贤女很是惊讶,她可是记得了已经准备在太原称王的,现在却迫不及待的提出来了,这不是明摆着给蔡京脸色看的。

    “就是让蔡京知道,我李璟可不是好惹的,真的逼急了,大家一拍两散,我手中兵马几十万人,消灭不了金人,但对付朝廷,我这几十万大军还是可以的。现在不动手,只是因为这次大军损失太多,而且还没有到时候而已。”李璟摇摇头,却是没有将宋室放在眼中,北宋出相,南宋出将,相比较而言,现在的北宋,文人太多,李璟并不在乎朝廷军队,他只是想将自己的名声弄的好一些而已,免得成为世人所鄙薄的对象。

    “主上这一下恐怕会将蔡京给吓跑了。”萧普贤女笑了起来。

    “吓跑,你也太小觑对方了,蔡京能久经官场而不倒,也不知道有多少的对手都倒在他面前,若是没有一点本事怎么可以,你看着吧,我这边刚刚出了主意,对方恐怕就有办法解决了。”李璟摇摇头,说道:“他之所以会失败,不是因为他自己的智谋不够,而是朝廷没有话语权,手中兵马不是我的对手,实力不对称而已,所以,他只能是看着我,等着我来开价。杜兴何在?”李璟对外面喊道。

    “主上。”杜兴低着头走了进来,虽然大殿之中还有一丝欢好的气味,但是杜兴也当做不知道一样。

    “第一,传令下去,大军昼伏夜出,早归夜出,每天晚上出一万军队,早上回归军营八千人,第二天晚上再出一万人,早上回归九千人,出去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情让萧巍哥操作。”李璟重新坐在椅子上,取了宣纸,写下军令,萧普贤女赶紧在一边取了大印盖了上去。

    “第二,在市井之上,散步传言,就说我即将称王,号为唐,为唐王。”李璟想了想又说道:“一定要让蔡京知道。在燕山脚下建祭坛,动作可以慢一些,但一定要有人在赶工。”

    “是。”杜兴听了双眼一亮,前者倒是不知道有什么作用,但是后者却是一件大事,当下赶紧说道:“是不是让太原的大人们都赶回来?”

    “不用,这边只是一个幌子,还是要去太原的,那里有晋祠,而且那里还是前朝大唐的北都,我李璟也是陇西李氏,称唐王也是应该的。”李璟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就算赵氏知道自己的阴谋又如何,自己只是称王,并没有兴兵造反,除非赵氏有足够的把握能够铲除自己,恐怕也只能是当做是哑巴一样,或者是掩耳盗铃一般。

    “是。殿下,臣这就去办。”杜兴大喜,连称呼都变了,赶紧从萧普贤女手中接过军令退出了大殿。

    “你这属下倒是有些意思。”萧普贤女目光闪烁,望着杜兴的背影,笑眯眯的说道,心中瞬间却是有着无数的思量,既然已经成了李璟的女人,在享受荣华富贵的同时,也是需要为以后考虑,为李璟生儿育女,生了女儿自然是好一些,但是生了儿子,有些事情就是不可避免的,尤其这些事情在大辽也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李璟女人很多,以后有些事情肯定是会发生的。萧普贤女认为现在就应该做好准备了。

    “跟随自己身边的老臣了,听了这个消息,自然是很高兴了,毕竟是光宗耀祖的事情。”李璟幽幽长叹,自己走到这一步,一方面是自己的野心,但同样也是有部下的推动,这一点从占据太原之后,河东路就有不少的异象出现,就说明李璟的手下都想着李璟能进一步,李璟能压制到如今才决定称王,已经是很难得了。也是因为李璟有着绝对的权威,否则的话,早就催促李璟称王了。

    “现在称王,总算是给这些人一个交代,也算是给众人一个盼头了。”萧普贤女很有感受,低声叹息了一声。

    “听说了吗?李璟准备称王了,号称唐王。啧啧,这才多大,就已经称王。”

    “听说李璟乃是前朝后裔,所以才会称王,我看,不久之后,就要称皇帝了。前朝李氏也是占据了河东路,现在的唐王也是占据了河东路,这真是应了上天之征兆啊!”

    ......

    酒楼之中,一些人正在议论着当下消息,说到精彩之处连连点头,好像有些事情是李璟亲自和这些人说的一样。

    一边的酒桌之上,蔡京面色阴沉,这是他听到的最不好的消息,实际上,李璟称王的消息在很久以前,在汴京市面上就有传闻,只是被李璟拒绝了,蔡京对此还有一线希望,但是现在才知道,李璟并不是拒绝称王,而是因为那个时候实际并没有出现,现在占据了幽州,李璟终于认为时机已经到了,所以才会迫不及待的要称王。

    “不行,必须要见到李璟,宣读圣旨。”蔡京捏紧了拳头,虽然同时都是称王,但一个是主动的,一个是朝廷册封的,这代表的意义自然是不一样。

    “砰!”蔡京面前酒桌一阵歪斜,却见一个醉汉从自己身边走过,一不小心撞在酒桌上,蔡京正待叫骂,却发现自己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张纸条。

    “幽州军营增加大军八千人,从西而来。”纸条上的字迹如同一只只利箭射在蔡京的心口上,让他喘不过气来,顿时让他知道,李璟真的已经做出了决定。

    “这个李璟真是疯了,居然不顾天下人的反对,擅自称王,难道他不怕我大宋和金人再次联合吗?”蔡京脸上的风轻云淡消失的无影无踪,双目之中有的尽是愤怒,还有一丝惊恐,猛然之间,他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制约李璟的,靠在瓦桥关的数万宋军?李璟现在都在增兵了。

    “老太师?”刚刚进入馆驿,迎面而来的就是虞仲文,一见蔡京,脸上顿时露出欢喜之色,上前就准备说话,却见蔡京用吃人的眼神盯着自己,吓的虞仲文将嘴巴里的话收了回去,只能是直愣愣的看着蔡京进入自己的小院。

    “去,打听一下发生什么事情了?”虞仲文猛然之间就知道,幽州城肯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让蔡京变成如何模样。

    果然半响之后,就有亲兵前来禀报,李璟准备称王,甚至有的人还言之凿凿的说,李璟已经准备在燕山脚下搭建祭坛,准备自封为唐王。

    “称王了?难怪了。”虞仲文却是双眼一亮,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下好了,若是不称王,我们还真的不好谈话,现在既然已经称王,那就需要我们的帮助了,难怪蔡京这个老狐狸吃瘪,原来是李璟根本就不想理睬对方,想来也是,人家有军队在手,想称王就称王,哪里需要你的册封。嘿!太师,您这是?”虞仲文声音忽然拔高了,却见迎面走来一副仪仗,蔡京身着朱紫,面色阴沉如水,大踏步走了过来,忍不住上前询问道。

    “本官奉皇命前来见李璟,这自然是要去见李璟了,虞大人,告辞了。”蔡京心中虽然很是愤怒,可面对虞仲文却是不好说出来,而是笑呵呵的拱手说道。

    “太师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虞仲文心中一阵暗笑,却是十分恭敬的拱手说道。

    “都是大宋之事,哪里有什么困难,贵使想多了。”蔡京嘴角上扬,不冷不淡的说道。也不待虞仲文说话,就摆了摆手,仪仗顿时出了馆驿。

    “哼,李璟都要造反了,你还将人家当做一个征北将军,真是自大惯了,看看你这次去是如何碰钉子,早点将封王的诏书拿出来不就没事了吗?现在拿出来,才是让人笑话呢!李璟都不愿意要你这个王位了。”虞仲文望着蔡京的背影不屑的说道。

    蔡京却是不管这些,潜藏在幽州的六扇门人送来的消息实在是太大了,若是称王还还说的话,那派兵前来又是所为何事?李璟下一步是想干什么,是趁着金人阿骨打刚刚驾崩,对金人动手,或者是趁着瓦桥关兵马比较少,就对瓦桥关动手?然后继续南下?想到这里,蔡京的脸色顿时变了起来。

    “快,派人前往河东路,刺探河东兵马调动的情况。”蔡京敲了敲车窗,脸上顿时露出疲惫之色,李璟出手,绝对不会只是想着夺取一个瓦桥关,一出手肯定是山崩之势,无论是关中也好,或者是北地也好,兵马都不多,童贯率领的三十万大军,除掉禁军和西军之外,也抽调了北地兵马,使得北地兵马减少,李璟大军从瓦桥关而下,恐怕不到两个月,整个北地都将落入李璟手中,对方的兵锋甚至能指向汴京。

    这个时候,他有些后悔刚才对待虞仲文的态度了,钳制李璟不仅仅需要宋室的态度,金人的态度也是很重要的,若是能联合金人的力量,未必不能让李璟退步。

    “去告诉虞仲文大人,今天晚上我在归雁楼请他。”蔡京又想到了什么,敲了敲车窗,对外面的亲兵说道。说完之后,才叹了口气,靠在车厢上。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心已经乱了下来,才会造成了现在的被动。可是,这造成这里面的原因是什么呢?

    蔡京终于正视到自己的错误了,那就是小觑李璟,总以为一个王位能够让李璟甘心成为宋室的大手,就算是河湟招讨使也是让李璟和西夏拼杀,也是有削弱李璟实力的嫌疑,已经忘却了李璟和其他人不一样,不是田虎之流可以比拟的,他野心勃勃,志向远大,朝廷的赏赐恐怕是不会放在眼中。

    “来者什么人?”蔡京的马车刚刚靠近皇宫,就被近卫军挡了下来。

    “老夫乃是朝廷太师蔡京,快去禀报大将军,蔡京求见。”蔡京透过车窗,望着外面的士兵,脸上顿时露出恼怒之色,这个李璟还没有称王,就已经住在皇宫里了,真是大逆不道,可惜的是,自己并不能说什么。

    “太师稍等。”还好一边的士兵的并没有为难,而是十分恭敬的让蔡京等候片刻,这让蔡京心里好受了一些。

    皇宫中,李璟听了近卫军的禀报之后,笑呵呵的对身边的耶律大石说道:“老匹夫也慌了,这次大概是来宣旨了,只是早些时候干什么了,现在过来宣旨不是迟了吗?”

    “王上,现在若是说出来,恐怕蔡京立刻转身就回汴京了,是不是应该拖一下?”耶律大石想到蔡京现在的样子,忍不住笑道。

    “那自然是这样。再怎么样,也要将幽州卖了再说。”李璟点了点头,对耶律大石说道:“我就不见他,你现在去和他谈。”

    “是。”耶律大石赶紧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