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击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卷四 龙战于野 897 纷乱5(求订阅)
    想着杨棠的测试安梦熏可能过不去,杨述脸上就显出了犹豫之色。说到底,他还是对安梦熏很有好感,无论这种好感是皮相上的,还是有其它因素,总之令他心绪彷徨。

    杨棠看穿了杨述的心理,淡淡道:“我认为还是试一试的好,就算她过不了测试,如果你真喜欢她,也还是可以娶她呀,不过有些事你心里有谱,我总放心一些。”

    杨述见杨棠把话说到这份上了,终没敢说出反驳的话来,而是重重一点头:“好!”

    转天,杨棠就命一创神会内弟子的堂妹邀了安梦熏去看时装秀。

    这内弟子的堂妹原本就和安梦熏认识,两人还在一起吃过几顿饭,所以安梦熏根本没看出这位妹子实际上是在奉命测试她。

    时装秀显然只是个幌子,看完之后,安梦熏就被邀请去了逛名品店。

    事实上,一个大手大脚惯了的女生或女人,进了平时常去的品牌转卖店后,以前怎么买衣服、包包,现在还是一样的习惯。

    不过等结账的时候,安梦熏掏卡出来刷,结果导购小姐一脸歉意地提示她:“不好意思安小姐,您这张卡似乎被冻结了。”

    “怎么可能?”安梦熏闻言心头一惊,面上却只是略微蹙眉,以示不满,“拿换这一张试试?”说着,她从坤包里又掏出另一张黑卡递给了导购小姐。殊不知,她所有的银卡都被红后暂时给冻结了,嗯,这是杨棠的吩咐。

    “还是不行!”试了一下之后,导购小姐仍旧摇头,同时脸上开始流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其实若非安梦熏是店里的常客,导购小姐基本都认识她,恐怕头一张卡刷不了账,她们就给脸子看了。

    “梦熏,要不我先帮你把账付了吧?”内弟子的堂妹适时出声道。她早就清楚自己堂哥的意思是让安梦熏买东西,至于这买东西的钱是安梦熏自己的、还是她借的,并不重要。

    安梦熏显然有些傲气,当即摆手道:“不用。”说着,转向导购小姐道:“这些东西先给我打包放在这儿,回头我拿钱来取。”

    “这……安小姐,不是我们店不信你,关键是没有这样的先例啊!”导购小姐倒是机智,“先例”二字用得恰到好处。

    要知道,来这家店的基本都是豪门阔太或千金小姐,她们都没有这样买东西的,凭什么你安家小姐可以特殊照顾咧?

    所以,安梦熏听了导购小姐的托词后,脸色一下子变得相当难看,想要发作,却又找不着人家导购小姐的毛病,一时间竟僵在了当场。

    圆滑的导购小姐并没有听到过关于安氏破产之类的坊间传闻,因此哪怕安梦熏眼下刷不了账,她也不想过于得罪,于是打量了安梦熏一番,道:“安小姐,打包存放回头来取也不是不行,只是我一个小小的导购却做不了主,可这样的事要是惊动了店长也不太好……”

    “你有什么话直说吧!”安梦熏不耐烦地白了导购小姐一眼。

    导购小姐道:“其实也没什么,我可以私底下为安小姐你打包存放,但若安小姐回去后把这事儿搞忘了,我可买不起也用不起这些真正贵价的货品,甚至还会丢了工作,所以安小姐您如果可以抵押点什么东西在我这里,那我就没有这样的后顾之忧了。”说完,她的目光在安梦熏的皓腕上瞟了瞟。

    话说到这个份上,安梦熏要是还不明白导购小姐什么意思的话,那就真的智力有问题了。不过她心头恼怒之余,面上却不动声色道:“我这倒是有块限量版的腕表可以当作抵押,但你一个导购小姐,我又不知你根底,万一你收了我的表,转头就辞职不干了,怎办?”

    不得不说,安梦熏这个担心还是很有必要的。虽然HK这里也是实行的西方信用体系,但它的信用力尚不如米国牢靠,可是即便在米国,也时有诸如庞氏骗局这样的诈骗发生,就更别提HK了,某些上市公司坑港民的钱也不是一回两回了,遑论一个品牌店导购,她的话看似是为了安梦熏方便,但她肚子里究竟打的什么主意,谁也不清楚。

    只不过面对安梦熏的质疑,导购小姐脸上一点不带变色:“既然安小姐信不过我,那这事儿只有通知店长了。”

    安梦熏闻言冷哂道:“通知什么店长?我不打算买了还不行?”说着,她扭身就往店门口而去。

    导购小姐见状瞠目结舌,想要喝住安梦熏,却又十分清楚如果安梦熏真铁了心不打算买她已经选好的东西,店家也没法强迫她,遂只能眼睁睁看她离开。

    “我买的东西都代客送货,地址你们有的。”扔下这句话,内弟子的堂妹追着安梦熏出了店门。

    拐过廊角,好容易追上安梦熏,内弟子的堂妹不禁带着点埋怨道:“怎么了嘛?我都说了帮你划账的,你干嘛非得跟一个小导购较劲啊?”

    安梦熏还不知道身边的“闺蜜”是人请来的测试员,脸色懊恼道:“我没怪你,只是在厌恶那个导购,还有烦我自己!”

    内弟子的堂妹奇道:“你讨厌那个导购我能理解,烦你自己干嘛呀?”

    “我拍拖了,他很穷,家里面看不上,很反对……”

    内弟子的堂妹闻言,作恍然大悟状:“难怪你的卡都被冻结了,看来你们家是想……”

    “老娘宁死不服,只不过银卡被冻,让我想到以后要是跟他结了婚,恐怕就很难再买那些贵价的东西了,真是很遗憾啊!”

    “我去,你还想得真远,这就想着结婚呐?”内弟子的堂妹忍不住开始忽悠,想要动摇安梦熏的痴心,“你知不知道恋爱跟结婚完全是两码事啊?结婚之后,如果是普通家庭的话,除了偶尔的浪漫度假外,剩下的全是油烟跟奶粉了,啧啧,像你这么水嫩的肌肤,能忍受烟熏火燎啊?”

    安梦熏闻言露出迟疑的表情,但最终她摇了摇螓首道:“没什么大不了的,这辈子算我欠他的,反正二十岁之前,我也算锦衣玉食过来的,好歹享受过了。”

    “那看你选择啰,我只是给你个提醒,总之,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

    半岛酒店。

    杨棠得到红后传回的测试结果多少有点无语,忍不住隔空跟红后交流道:[红红,你确定安梦熏一点不知我的背景?]

    红后回道:[这一点我可以确定,但是主人,昨天你们是怎么从巴南来的香江,我就不多说了,安梦熏可能由此猜测到什么也不一定。]

    杨棠闻言一怔,心说还真是这么回事,如果安梦熏认定他有大能力或者别的什么的,钉死了准备通过杨述抱他这条大腿也未准。

    老实说,虽然杨棠老早就在撇清与杨家沟那些亲戚的关系,但毕竟血缘摆在那里,若只是被人欺负,杨棠可以不理,可如果那些亲戚之中有被外人重伤垂危甚至打死了,那就算杨棠不管,杨爸得了消息也一定会管。

    换言之,为了不让杨爸操这份闲心,杨棠已然派了木星那些个手下盯着杨家沟的亲戚。这一来是保他们不死;二来嘛,自然是提防着他们上京烦杨爸杨妈。

    “老板,杨述在门外求见!”洪南报告道。

    “让他进来吧!”

    不一会,杨述进了套房,看到杨棠站在落地窗前沉凝不语,他心头咯噔一下,忍不住问道:“棠老大,怎么样,测得怎么样?”

    杨棠笑了起来:“结果还行,这安梦熏看样子是死心塌地想跟你好啊!”

    杨述先是一愣,旋即咧嘴笑了,露出一口白牙,问道:“那接下来我该咋办?”

    “等!”

    杨棠所说的等,其实是等创神会弟子施加压力,逼迫安氏将安梦熏逐出家门,这样一来,杨述和安梦熏的恋情剩下的唯一阻力也就剩物质上的了。说白了就是需要赚钱养家,关于这点,杨棠只要借些本钱给杨述,再允许安梦熏时不时打一下创神会某些内弟子的旗号,几百万的小钱还是不难赚的。

    当然,即便是想要赚小钱,也还得看安梦熏的态度,测试毕竟只是测试,要是她空口白话,其后对杨述并不好,那杨棠也会视情节轻重,说不得会伸手管一管这小俩口的私人闲事。

    不得不说,杨棠眼下扮演的角色跟古时候的媒婆,嗯,媒公差不多,其实也不算保媒,反正就是家里亲戚的闲事,他看在杨述过世父母的面上管一管。本来这种事管也就管了,至于人家小俩口以后咋样,媒人是不会过问的,除非是古代帝皇赐婚,那成婚的俩口子想要离婚就不单单是他俩自己的事了,而今实力暴增的杨棠也生出了类似想法,既然管了这事,就会管到底。

    同时,杨棠说等,也是想趁这个时间,利用先天五行之力把地巫之体再好好强化一下。要知道,地巫之体,杨棠是靠功德晋升的,而先天五行环是由五星连珠形成的,至于因果异力则是由大停电诱发(觉醒)的。每一样有每一样的根由,但三者之间的联系尚未达至水乳交融的地步,所以还需杨棠进一步打磨。

    正所谓凡巫炼体,人巫融天地,地巫控五行,天巫碎星辰……地巫只是能操控五行之力,并未达到与五行合而为一的地步,而体内形成了先天五行环的杨棠,就有了与五行之力完美融合的基础。

    也许有人会问,都牠妈操控金木水火土的力量了,还不算合而为一啊?答案很明显,不算!举得简单的例子,人可以使用电击枪,但他跟电力合而为一了吗?当然,这只是个实际例子,跟“五行之力”这些玄幻的说法不同。

    那再举个例子,《one.piece》里边的自然系恶魔果实,比如烧烧果实,人吞下后,马上就会有火之力,但没有谁一吞下果实就能元素化吧?这就是控五行,跟合而为一的区别。

    更重要的是,杨棠很清楚,一旦他将先天五行与自身地巫之体合而为一了,那么距离晋级天巫也就近在咫尺了。

    正因为把这问题考虑清楚了,杨棠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都安安稳稳地留宿在了半岛酒店,可这个时候,特能部的开部大会已然近在眼前,更扯的是,欧美方面接连传来令人啼笑皆非的消息。

    首先就是,英伦银行金库被窃,八千万磅旧钞和十吨黄金不翼而飞,而就搁在旧钞旁的一亿磅新钞,窃贼碰都没碰一下。整个作案过程中,监控设备一直完好,并且在工作,但就是没拍到半点窃贼的影像。

    其次就是地中海沿岸国家叙、巴两国突然对以国发动联合军事打击,米国俄国大吃一惊之后,分别支持一边,然后是无数欧美国家、中东国家嘴仗,完全乱成了一锅粥。

    最后就是,米国北达科他州突发白人与少数族裔的大规模骚乱,具体起因不详;联邦政斧和州政斧已紧急调动国民警卫队至该州几个重点骚乱城市进行镇压。

    这些国际轶闻是在试探完安梦熏的当天晚上,杨棠跟红后扯闲篇时听说的。

    “噢~~玉皇大帝、如来佛祖,妈妈咪呀,看来我并没有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年代!”杨棠忍不住感慨道,“还好我生在了一个和平的国家!”

    [主人,人类的历史本就是一部战争史,这有什么好稀奇的。]红后不置可否道,[而且我估计,爆出来的这些事件,只是因为太过瞩目,恐怕还有许多没爆出来的……]

    杨棠闻言愣了一下,旋即皱眉道:[那你深入地查一查,看有没有其它规模较小却诡异的事件!]

    [我已经在做这项工作了,最多明天早上就会有结果。]

    [那我等你的结果,一有消息马上通知我。]

    等红后没了动静,杨棠又用电脑上网把三大事件的许多详细报道都划拉出来认真品读了一遍,发现三大事件似乎都有异力者在背后操纵的影子,并且这些异力者绝不是普通的五行异力者,而是像杨爸那样的特殊异力者。

    譬如心灵控制啊、穿墙、隐身,甚至时间停止,空间折叠都有可能……

    .

    .

    PS:感谢订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