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击小说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080 你们也配谈人心?
    看着披头散发,眼睛赤红,发疯似扑过来的盖尔,即使是凯尔是勇者,从不缺少勇气,也觉得头皮发麻,不得不避其锋。

    盖尔发疯似的用双爪攻击凯尔,每一次攻击指尖上都会泛出一道绿芒,虽然距离不长,大约也就十厘米左右,但面对着她的凯尔,却觉得这些绿芒上散发着相当危险的气息。

    他甚至不敢用盾格挡,潜意识告诉他,即使火凤凰盾抗魔法能力很强,也挡不住这种诡异的攻击,所以他只能不停地闪躲,并且缓缓后退。

    而此时,老柯赛门捂着额头站起来……凯尔毕竟是贝塔的学生,他也习惯用剑尖直接点别人的脑袋,师徒习惯一脉相传。

    刚才凯尔那一剑,确实是刺中了他的眉心,但好在他闪躲得及时,虽然头骨被刺入大约六毫米左右,却没有完全刺穿,他的大脑并没有受到伤害。

    满脸的血污,只是看起来比较吓人而已。

    擦了一下要滴入眼中的血液,老柯赛门看着不远处碎成一地的年轻自己,再看看远处宛若疯麻的盖尔加朵,他心中微微叹了口气。

    自己老了,在盖尔的眼中,大概只有年轻时的自己,才是她的爱人吧。

    心中有些怅然,也有些迷茫,但随后老柯赛尔对着那堆碎肉伸出了双手。

    庞大的生命力在他的体力汇集,聚在手上,形成一颗巨大的绿色能量圆球。

    这些都是生命力……相当庞大的生命力,而老柯赛尔原本就已经老朽的皮肤,以极快的速度干扁下去,不到半分钟,就变成了木有伊的模样。

    按理说,敌人放大招的时候,贝塔应该打断才对。但他感觉得出来,那颗现在已经直径快要有两米的绿色生命能量球,本质上,已经是一颗‘核弹’。

    一触即发的那种。这颗绿色的生命圆球,一旦爆发,必定会席卷至少半个城市。他和凯尔这样的职业者,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普通人受不了,被大量的生命力浸染,这些普通人会变成满身肉瘤的怪物。

    所以贝塔根本不乱对生命教皇做些什么,他只能暂时看着。

    况且,他知道对方要做什么,无非就是想复活那个年轻的教皇,而这需要消耗大量的生命力。

    大不了等对方复活之后,他再杀一次。

    而几乎已经变成了干尸的老柯赛尔,还残留着一口气。

    感觉到老柯赛尔的生命力在急速消失,盖尔加朵从疯狂中褪出来,她舍弃掉凯尔,直接飞回到老柯赛尔的身边,将摇摇欲坠的老柯赛尔抱在怀里。

    “你怎么这么傻!”盖尔的声音很低,宛如杜鹃啼泣。

    “自己救……自己,有什么……傻不……傻的。”老柯赛尔的脸皮已经完全贴到了颊骨上,这使得他的模样异常恐怖:“我的手……动……不了。”

    盖尔立刻明白了他想做什么,她将老教皇骨头一般的右手握住,放在自己的脸上,泪如雨下。

    此时老教皇的眼睛已经完全没有神光了,事实上,他已经看不见任何东西,但他的右手,却能感觉到一片温暖。八十多年前的幻像浮现在自己的眼前。

    阳光明媚的中午,青青大树下,穿着白裙的少女站在自己面前,巧笑嫣然的将一束花冠放在自己的头顶。

    老柯赛尔幸福地闭上了眼睛。

    最后一丝灵魂化成生命能量,融入那个绿色的大圆球中。

    而老柯赛尔,躯体很快就化成了粉末,随风吹散,盖尔只握住了只后一捧的飞灰,傻傻地发呆,宛若没有了灵魂。

    凯尔看到这一幕,长长地叹了口气。

    贝塔一直在想找机会偷袭盖尔,但看了看她和生命能量球的距离,没有一击必杀的把握,便放弃了。

    绿色的生命能量球缓缓飞到碎尸的上方,洒下一点点的‘水滴’,碎尸以一种诡异的颤抖动弹起来,而后一块块互相吸引,最后合并起来,变成一具无头的尸体,然后再过了三秒,连脑袋都长了出来。

    最后年轻的柯赛尔眼睛一睁,直挺挺地站了起来,因为衣服已经被剑芒撕碎,此时的他,全身赤果。

    而同时,生命能量球已经缩小,只有原来的一半。

    年轻的柯赛尔扭扭身体,活动了一下,最后看着还在无声哭泣的盖尔,走过将他搂在怀里,温柔地安抚道:“别哭了,别哭了。我还活着,你还有我,我即是老柯赛尔,也是年轻的柯赛尔,我有与你相识,相知,相恋的记忆。”

    盖尔擦了把眼泪,微笑着正要说话,却突然伸出一指,五道绿芒迸射出去。

    一道人影翻身疾退,但即使如此,年轻的柯赛尔还是被伤到了,身后一道夸张的剑痕伤口从肩膀一直裂到腰部。

    柯赛尔闷哼一声,立刻给自己瞬发了一个结界术,将两人笼罩在结界中。

    盖尔拖着年轻的柯赛尔后退几步,阴恻恻地俏脸上,满是不屑:“亏你还是教皇,位高权重,居然还玩偷袭这种卑鄙的手段。”

    “卑鄙?”贝塔甩去剑尖上沾到的血液,轻呵了声。

    年轻的柯赛门一边给自己治疗,一边说道:“为了胜利,你不择手段,甚至连一点点的时间都不给我们,你做人一定很不得人心!”

    “人心?”贝塔忍不住讥笑道:“我在那个女人的身上,感受到了无数的灵魂,无数的哀嚎,即使是地狱的无信者之墙,都没有这么恶心。你们用了多少平民献祭,才创造出这个怪物……你现在居然和我谈人心!”

    “那些死去的平民,你们和他们谈人心了吗,你们给了他们时间了吗?你告诉我。”贝塔一甩剑,怒吼。

    原本有些微微动摇的凯尔,眼神再次变得严肃起来。

    “为了信仰而死,这是他们的宿舍。”柯赛门脸色有些难看,但依然辩解道。

    “那么,你们的宿命,就是死在我们的手里。”贝塔大喝道:“凯尔,一起上,对付这种邪恶的坠落者,无论他们表现得多么可怜,都不用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