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击小说 > 网游小说 > 异界大召唤系统 > 第三十四章 因果


    看着傻眼的夏侯博,卓傲笑着传音道:“妃媗,还有大郎、七郎,我也考考你们,不使用神通,将这件案子给断了。”

    “双方各执一词,各有道理,不用神通,一时半会儿怎么断?”七郎苦着脸道,元婴期修士,就算潜心武道,随着灵魂境界的提升,对天地的理解和掌控,触类旁通,一些在旁人看来匪夷所思的神通,其实在这种级别的高手看来,也是小孩子把戏,境界不同,看到的和能够做到的事情自然也不同。

    但若不能以神通来断案的话,就是对本身智慧的考教了,过度追求力量,往往会在力量之中迷失本心,这也是卓傲最近治国时发现自己的观念一些转变,习惯了以力量碾压的方式来处理问题。

    这种思考方式,如果他只是一个凡人君王,看不到更高的东西,自然也不是什么大事,但卓傲很清楚,自己未来必定会进入神界,在那里,只有别人用力量来碾压自己的份,轮不到自己去碾压别人,这种心态一旦成熟,到了神界,路可就难走了,过刚易折的道理,所有人都明白,但知易行难,当真正走到这一步的时候,想要将那份心态稳下来,就有些困难了。

    “是吗,那本官就限你们三人一炷香的时间内为这匹马找到真正的主人,并让大家都信服才行。”卓傲微微一笑道。

    “这不是为难我们吗?”七郎苦着一张脸,幽怨的瞟向夏侯博,早知如此,就不带这个傻大个儿来了。

    夏侯博被七郎看的很不是滋味,有心一走了之,但想到刚才信誓旦旦的样子,众目睽睽之下,也抹不开面子,黑着脸看向卓傲道:“喂,你这不是存心为难人吗?若你能一炷香内破掉此案,我便服你。”

    “这案子,解开不难,想必妃媗已经有了答案。”卓傲目光看向一脸云淡风轻的师妃媗道。

    师妃媗闻言看向卓傲,又将目光看向杨大郎道:“延平大人智珠在握,又何必妃媗献丑?”

    杨延平闻言看了看卓傲,又看向一脸期待的杨延嗣,摇了摇头,对卓傲拱手道:“如此,延平献丑了。”

    “去吧。”卓傲点点头道。

    杨延平上前,看向两人,突然伸手将马的双目捂上,微笑道:“我生平也很好马,这匹马虽是良驹,但却有有一点瑕疵,它有一只眼睛是以琉璃珠制成的假眼,乍看上去,足可以假乱真,但若仔细观察,一定可以发现他们的不同,我想,它真正的主人一定知道是哪一只,现在,你二人各自将哪一只眼睛是假眼写在手上,然后我们一对照,真相自然大白。”

    “假眼,我怎么没发现?”夏侯博怔了怔,他走南闯北,对于相马之术也是颇有研究,若真有假眼的话,不可能瞒过他的眼睛。

    “那只能说明你眼力不够。”七郎一把将夏侯博拉到身后:“没本事就别在这里妨碍我大哥断案。”

    有好事者送上笔墨,两名男子见状,此刻刚刚方便的那一位却是气定神闲,另一个却是有些慌乱,看着杨大郎,眼珠一转,却是笑道:“用不着,一定是左眼,我很清楚。”

    “是吗?”大郎挪开右手,微笑道:“可惜,你猜错了。”

    “我是说你左手盖得那一只,怎么样,这马该是我的了吧?”男子从容笑道,说着便要去拿缰绳。

    “还是错了,它的两只眼睛完好无损,根本没有假眼,你这厮也算狡猾,可惜,聪明反被聪明误。”大郎将马缰交给它的主人道:“下次,可要看牢了。”

    “是,多谢大人。”

    “将这个骗子,给我拉回衙门,重打三十大板,以儆效尤!”杨延平扭头,看向想要逃跑的男子,冷哼一声道。

    “是。”早有衙役上前,将窃马贼制服,送往衙门。

    “大人,幸不辱命。”杨延平微笑着向卓傲拱手道。

    “做的不错。”卓傲目光看向七郎道:“杨班头,很难吗?”

    “大人,夏侯博愿赌服输,从今天起,我夏侯博愿意加入郭北县衙门,听候大人差遣。”夏侯博突然闷声闷气的插嘴进来,也算缓解了七郎的尴尬。

    “之前的赌约里,本官好像并没有说你输了就要加入县衙。”卓傲看向夏侯博道。

    “大人虽然没说,但我心中已经有此决定,愿赌服输,夏侯博愿意为大人杀人放火,在所不辞!”夏侯博抱拳道。

    “先去私塾,把书读完了再来吧。”卓傲有些啼笑皆非道。

    “呃……读书?”夏侯博有些懵。

    “大人。”六郎匆匆赶来,来到卓傲身边,低声道:“大人,前任知县梁正德昨夜于家中暴毙身亡。”

    “怎么死的?”卓傲倒没有太多惊讶的表情,前任贪墨那么多财务,一个小小知县,想要做的长久,肯定得上下打点,最关键的还是他贪墨的证据被人拿在手里,这些东西,肯定触碰到许多人的利益链,不死才奇怪。

    “有些诡异,不像是被人杀死的,也不是自尽,身上没有任何伤口,是浑身阳气被吸干而死。”六郎沉声道。

    “吸干阳气?”卓傲目光一亮:“这死法倒有些稀奇,走,去看看。”

    吸人阳气者,根据茅山秘术中记载,鬼物喜食人阳气,因为鬼物本身是阴物,本身无法产生阳气,所以会喜欢吸人阳气,除此之外,僵尸也属于至阴之物,同样是通过吸人阳气来壮大自身,不过被僵尸吸干了阳气的人,会留下伤口,而且是连同血液一起吸食的,除此之外,一些阴性的妖物也会吸人阳气,方法不一,不过要说能够在不留伤口的情况下,除了一些擅长魅惑之术的女妖之外,就只有鬼物了。

    这可不是什么正统世界,本身就是讲述各种妖魔鬼怪光怪陆离的世界,就算真是妖魔鬼怪害人,也不足为奇,只是这时间,是不是太巧合了一点,而且就算妖魔鬼怪吸人阳气,也会选择一些阳气比较旺盛的个体,比如说自己这样的。

    那梁正德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怎么看都很难跟阳气旺盛扯到一块儿。

    梁正德还没有来得及离开,便惨死在自己的府宅里,当一行人来到梁正德的府宅时,正看到一群庄丁护院,下人丫鬟一脸惊恐的神色,甚至不敢靠近死者的尸体,当众人到来时,赵师爷已经在这里,看着梁正德的尸体长吁短叹。

    “赵师爷,想不到你竟然这么重感情呐。”卓傲微笑道。

    “大人见谅,毕竟共事一场,梁大人待我也算不错,今日他突然枉死,小人这心里……唉~”赵师爷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丝毫做做,不过卓傲自然不会被这些表象所欺骗。

    “倒是难得,赵师爷也不必太过伤心,人死不能复生,梁大人与我毕竟也算同僚,他的后事,还需要你来打理。”卓傲微笑着扯皮道。

    “这是自然。”赵师爷点点头:“大人,那小人就先行告退,去为梁大人准备后事了。”

    “去吧。”卓傲点点头,看着赵师爷离开,对着七郎使了个眼色,七郎点点头,跟着离开。

    “主公,您怀疑赵师爷?”看七郎离开,大郎看向卓傲道。

    “就时间和动机上来说,他是最具嫌疑的,目前最重要的一点是,这货没有丁点法力修为,究竟是怎么操纵鬼魂的?”卓傲点点头,皱眉思索道。

    在看到梁正德的那一刻,卓傲便已经可以确定梁正德是被厉鬼吸阳而死,但鬼这种东西,喜欢阳气,但阳气多的地方,鬼通常是不敢出没的,除非生前对梁正德怨恨极深的厉鬼,否则梁正德的府宅人丁旺盛,又是家丁护院,一般就算厉鬼,若没有相当的执念,遇到这种人口密集的地方也会本能的绕道走,若非人为操纵,就算厉鬼,也不会选这种地方下手,更何况那么多阳气旺盛的庄丁护院不吸,却吸一个纵欲过度的老色鬼,若说背后没人操纵,那才奇怪。

    “大人,这世上哪来那么多神神道道的东西。”夏侯博上前,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这世上,很多东西,你不知道并不代表没有。”卓傲摇了摇头,这么一说,倒是对眼前的人有了些印象,复姓夏侯,又是一个剑客,不就是跟燕赤霞比剑,后来被聂小倩迷惑,然后被树妖姥姥暗算,窝囊的被吸干阳气成了干尸的夏侯剑客吗,如果以这货的水平来推断的话,那燕赤霞包括被燕赤霞先后弄死的树妖姥姥、黑山老妖还有蜈蚣精水平也不怎么样。

    不过卓傲记得在对付蜈蚣精的时候,燕赤霞都能元神出窍了,这可是化神境的强者才有的本事,自己手下,目前一个都没有,这电影里究竟是按照什么来衡量实力的?

    “主公,七郎回来了。”大郎的声音将卓傲唤醒过来,正看到七郎抱着一个骨灰坛走进来。

    “想见鬼的话,这便让你看看。”卓傲扭头,看着一脸不以为然的夏侯博,脸上露出让夏侯博毛骨悚然的笑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