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击小说 > 科幻小说 > 时轮沙漏 > 巫路之始 第一百五十二章 饲养(补更,求订阅)
    《血背灰纹暴血蛭的研究可行性报告》这份报告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人工大量养殖血背灰纹暴血蛭不可能做到!

    然而血背灰纹暴血蛭的功能实在是太让巫师欲罢不能,哪怕是撞运气,这些巫师都愿意去搏一搏!

    也因此市面上关于血背灰纹暴血蛭的价格居高不下!

    不要看情人曼陀罗果子十块魔石一粒,血背灰纹暴血蛭最少要三十颗魔石,十二只血背灰纹暴血蛭就是三百六十颗魔石。

    如果不是血背灰纹暴血蛭的养殖公认的困难,血背灰纹暴血蛭的价格最少还要翻一翻!

    不管怎么说,威廉已经把这个任务接下来了,那之后的就是他的事情了。

    他在过来之前就已经吃下了一块白蛇肉。

    威廉从童话世界里归来的时候,抢了几条白蛇,在尼塞镇的时候,威廉特意向蒂娜请教了保鲜的方法,因为白蛇肉是不能煮也不能腌制的,否则就会失去了它的魔力。

    蒂娜二话不说就给了威廉一颗冰晶。

    这颗冰晶散发着浓郁的寒气,把它和白蛇肉放在一起,保鲜效果杠杠的。

    哪怕经过半年了,都还可以照常使用。

    威廉试吃了一块,欣喜地发现白蛇肉的效果还在。

    威廉跟着卡拉克巫师一路走来,其实是在听着各种动物的窃窃私语走来。

    比如说现在。

    在一般人看来,十二条血背灰纹暴血蛭正津津有味地喝血,而安迪斯火焰怒牛则眼神迷离地站着。

    一副安详的模样。

    但是在威廉的耳朵里,却是另一番景象。

    安迪斯火焰怒牛嘴里微不可闻地呻吟着,“呃,哼,嗯……呃……”

    而十二条血背灰纹暴血蛭却是在叽叽喳喳个不停。

    “好吃!真好吃!”

    “我要多吃一点!好饿!”

    “背后的东西好热呀,不行,我也要多吃一点。”

    “吃,吃,吃,不管怎么样,我要吃!我要不断吃!”

    “啊,我背后也好热……我也要大吃特吃……不行了,我好饱了,有点撑了!不行,我还要继续吃!吃!”

    听到这话的威廉眼神猛地一顿,有血背灰纹暴血蛭吃撑了?

    威廉的目光落到了说这句话的血背灰纹暴血蛭身上,发现它身上一点异样都没有,跟旁边的血背灰纹暴血蛭没有什么两样。

    犹豫了一下,威廉便下定了决心,用一块布隔着,闪电出手,把那只说吃撑了的血背灰纹暴血蛭给抓了起来。

    顿时,婴儿般的哭声从这只被抓起来的血背灰纹暴血蛭身上响起。

    “放开我!放开我!我还要吃!我还要吃!”

    威廉哪里还会如它愿,直接把它放到了池塘旁边的青草上。

    青草上没有可以供它吸食的血液,它在地上不停地打着滚,嘴里不住嚎叫着。

    威廉铁着一颗心没有理会。

    其实他这样做是有压力的,如果这只血背灰纹暴血蛭不是真的吃撑了,然后威廉把它捉出来,导致背后的高能血脉得不到有效的供养,最后……

    那最后的画面威廉不想去想象!

    不过一定很不堪入目。

    但没办法,无论怎么说,他都必须赌一下,卡拉克巫师不是说了吗,一成的成活率,他还有机会!

    剩下十一只血背灰纹暴血蛭则继续吸食着安迪斯火焰怒牛的鲜血。

    一边吸,一边说。

    “好可怜!你看它哭得多么惨!”

    “是呀!吓得我要多吸一口!”

    “对!我也要多吃!我也有点撑了!”

    “我还不撑!不过我也要吃!”

    威廉又注意到了一个说吃撑了的血背灰纹暴血蛭,不过这一次,威廉就没有直接把它捉出来了。

    直接放任那只血背灰纹暴血蛭继续吸血!

    威廉想做个对比。

    草地上那只血背灰纹暴血蛭还在怨怨唉唉,而牛背上那只有点吃撑的血背灰纹暴血蛭则喜滋滋地继续吸着血。

    威廉静静站着,目光深邃得看着这十几只血背灰纹暴血蛭。

    突然之间,他好像想到些什么,又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羊皮纸和炭笔,快速地在上面写上“观测血背灰纹暴血蛭”这几个大字。

    刚写完,魔镜就有了反应。

    这是威廉和魔镜第二种约定的方式。

    这里毕竟是一个巫师的地盘,威廉不敢做得明目张胆,用羊皮纸写字,就不会那么显目。

    就算卡拉克巫师通过某些手段知道了威廉现在做的事情,也不会怀疑到其他魔镜上面去。

    “主人,主人,十二只血背灰纹暴血蛭一切如常,生理各种指标正常,后背上的高能血脉活性似乎有所增加。”

    魔镜刚一说完,那只牛背上刚说吃撑的血背灰纹暴血蛭就猛地炸开了,鲜血喷了一地。

    几滴鲜血喷到了威廉阴晴不定的脸上。

    连魔镜都探测不出它们的情况,这血背灰纹暴血蛭果然够特殊的,难怪巫师世界研究了这么久都搞不定!威廉轻轻擦拭掉脸上的血滴,心里暗暗说道。

    而那牛背上十只血背灰纹暴血蛭丝毫没有受到同伴死亡的影响,还在不管不顾地吸着安迪斯火焰怒牛的鲜血,它们感受到了同伴的死亡,私语不断。

    “哈哈哈哈,终于死了!贪婪的家伙就是这种下场!我多吸几口!”

    “哈哈,活该!吃撑了还不停下!”

    “就是就是!把自己撑爆了吧。哈哈哈哈!对了,我好像也有点饱了。不行,我再多吃几口。”

    威廉一听到这话,眼眸深处顿时一道精光闪过,这一次,他没有再犹豫,直接一把抓住那只要吃撑的血背灰纹暴血蛭丢到了草地上,和最先吃撑那只血背灰纹暴血蛭一起。

    这只新报道的血背灰纹暴血蛭也立刻像婴儿一样嚎哭起来,“我要吃!我要吃!给我吃!给我吃!呜呜呜呜呜……”

    威廉“铁石心肠”,不为所动。

    最先那只吃撑的那只血背灰纹暴血蛭感应到了一个同伴的到来,竟然不哭了,幸灾乐祸起来,“哈哈哈哈,活该!哈哈哈哈!哎呀,我后背又有点发烫了……”

    后背发烫?在嘈杂的动物私语中威廉听到这一句话,神情又紧张了起来。

    难道是?威廉心里一动,目光注视着这只说发烫的血背灰纹暴血蛭,手指尖划过羊皮纸上的字:观测血背灰纹暴血蛭。

    魔镜立刻懂了威廉的意思,无形的波动扫过,汇报道,“主人,这只血背灰纹暴血蛭后背的高能血脉活性有极其微弱的降低!”

    “降低?”威廉便毫不犹豫,又抓着这只血背灰纹暴血蛭放到了牛背上。

    这只血背灰纹暴血蛭简直是狂喜,大口吸着鲜血起来。

    草地上的血背灰纹暴血蛭哭得更大声了。

    “主人,主人,那只血背灰纹暴血蛭后背上的高能血脉恢复了正常状态!”

    听到这话的威廉才露出如释重负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