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击小说 > 玄幻小说 > 市井之徒 > 第0144章 到省会的小年
    从慢车上挤下来一名身手灵活的胖子,所谓灵活并不是他自己说的,而是与他在一起一周的女人,对他的客观评价,原话是:你也忒带劲了…胖子下了火车,走出出站口,很聪明的没有在火车站门口打。

    实则也可以理解他没想过打车。

    瞄了半天,终于找到导航所显示的公交车,时间比较紧,没有排队,而是等队伍不再上车,从旁边挤上去,准备站到地方,来之前他还做了攻略,永城的公交车全部都是一块,办卡是九毛五,能省五分钱,思来想去,觉得自己未必能坐那么多次,不合适,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毫无疑问。

    正是卡里有几十万巨款,还抢尚扬烟的丁小年。

    性格如此,被李念鄙视的一点不冤枉。

    坐了半个小时公交,充分展示了什么叫土老二进城,对同车一位妇女的鄙夷目光毫不在意,还示威似的狠狠卡了一口痰,弄的那妇女噤若寒蝉,以为要吐她,赶紧躲到一边,惹不起这个鳖孙,丁小年自然不能突破底线随地吐痰,很自然的又给咽回去…

    抵达一处磅礴大理石门口下车。

    上面写着鎏金大字“师范大学”

    虽说是给尚扬查车牌,但已经来到省会,第一站肯定是看从小就跟在屁股后面的妹妹,大学对他来说很新奇,第一特点就是大,走了一会发现越走越远,还没到头,终于忍不住给陈雨童打电话,让她来接自己,因为迷路了…

    再者下着小雨,没带伞,浇的像落汤鸡一般。

    陈雨童接到电话时刚刚从食堂里跑出来,还以为是室友打过来的不想接,经不住一直响,万般无奈接起来,当看到是他的电话,欣喜若狂,问清周围建筑物之后,花了十五分钟才找过来,并不是远,而是她也迷路了。

    “哥…”

    陈雨童离很远就看出来,忍不住挥手,毫无矜持小丫头的样子,快步跑过来,如果说尚扬是她的第一守护神,丁小年就是第二守护神,前者能打,后者能带她跑…

    “这丫头!”

    丁小年看到她的姿态,无奈的摇摇头,开口道:“慢点,你看你这个样子,哪有…有人欺负你了?”

    他看出陈雨童眼睛变红,声音陡然变得不一样,他身边亲近的只有两个,除了尚扬就是眼前的小丫头。

    “不行,我妹妹上学还敢有人欺负,你等着我现在给尚扬打电话,让他坐飞机过来!”

    不是说说而已,说话间真把电话拿出来要给尚扬打过去。

    “哎呀,不是,就是眼睛里进虫子了!”

    陈雨童惊慌的心情一扫而空,抬起手很自然的挽住丁小年胳膊,小时候,丁小年还没从家属楼搬出去的时候,三人一起上学,她在中间,左右各牵着一个,后来小年搬走,她又习惯性勾住尚扬裤兜。

    “你看我傻么?不行不行,必须让他过来!”

    丁小年也很倔强。

    “不用不用!”

    陈雨童有几分不高兴,倒不是与他,磨着银牙补充道:“自从我了来上学,该死的尚扬还没打过电话,他不找我,我也不找他!”

    说完,还气的只要嘴唇,仿佛尚扬就在眼

    前,要狠狠咬他一口才解气。

    丁小年撇过头,看她的模样高深莫测的笑了笑,事实上,他对李念的反感不无道理,其一是认为两人最终走不到一起,其二是不忍心从小看着长大的傻妹妹落到别人手里,也只有跟那家伙才是青梅竹马。

    故意逗她道:“你不找他可就飞了!”

    “飞就飞,你以为我稀罕?”

    陈雨童想装腔作势满不在乎,可脸上怎么也做不出薄凉表情,一想到那家伙一定整天与李念厮混,气的脸色又红了几分。

    “好好好,你不稀罕,走吧,哪有好吃的饭馆,刚下车还没吃饭,哥请你吃一顿大餐!”

    丁小年没在提她眼红的事,只是默默记在心里。

    两人亲密无间的姿势招摇过市,引得一片羡慕嫉妒恨,更不知有多少人心里狠狠的骂鲜花插在牛粪上,走了一路,终于来到校外,坐进马路对面的一家餐馆里,军训午休比较晚,早就过了吃饭的时间,人不多。

    丁小年豪放不羁的使用餐馆免费餐巾纸把头发擦干,要不是看在他点了三样菜的份上,老板给他撵出去的心都有。

    “哥,你瘦了!”

    陈雨童呆萌的关心。

    丁小年满脸尴尬,找个理由给敷衍过去,与尚扬可以无话不谈,对眼前这个单纯的小丫头不可能说太多,主动转移话题询问她生活问题,有没有什么困难,小丫头确实没什么烦恼,与以前一样,算是无忧无虑。

    “叮铃铃…”

    菜还没等上来,陈雨童的电话响起,她看了眼并没接,不出五秒,电话再次响起。

    “有人找你?”

    丁小年试探问道。

    脸上的笑容任何人都能看出什么意思,把小丫头看的脸色又是一红,连忙摇摇头:“没有没有,就是一个寝室的,对了,我们今天下午放假,咱们出去逛逛?”

    “叮铃铃”

    铃声不厌其烦的响起。

    丁小年提前开口道:“接吧,如果她们也没吃,就一起过来,你哥都请了,顺便认识认识!”

    陈雨童犹豫片刻,把电话接起来。

    声音不大,听不见。

    丁小年不经意间笑了笑,只要接触到她身边的人,就能机会问出发生什么,但对于见缝插针的人来说,绝对不能一条腿走路,网络时代得灵活运用网络工具,他拿出电话,像是看新闻似的找到师范大学的贴吧,又从手机里找到一张陈雨童的照片,给发上去。

    标题为:震惊,校花的独家猛料!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哭,附送独家私房照十张!”

    “她们要过来!”

    陈雨童无奈的把手机放下,一遍又一遍的抗拒,最终抵不过室友的软磨硬泡。

    “没事,没事!”

    等了不到五分钟。

    餐馆的房门被人打开,三名室友,加上葛修鹏以及一名叫黑子的吉他手,一行五人走进来。

    当他们看到坐在陈雨童身边的丁小年,集体愣住,因为从未听过她身边还有其他男性,葛修鹏眼神一瞬间变得敌对,极其谨慎,虽说刚才在食堂堪称难看的下台,但这并不妨碍他对陈雨童的感情,父母从小教

    育是:除了父母的爱,世界上任何事物得到的难易程度,都会与你拥有的时间长度成正比。

    “雨童,这位是?”

    淡黄色头发的女孩率先开口,她叫田丽,与陈雨童睡在一侧。

    “我叫丁小年,是他哥,今天从家里来看看她”

    他主动站起来,很老成的抬起手,与几人握了握。

    听到这话,葛修鹏眉头顿时舒展,也对嘛,雨童怎么可能有这样的男朋友,头发上还沾着卫生纸,打扮也太狼狈了点。

    正色道:“丁哥你好,我叫葛修鹏,是雨童的朋友,你大可放心,学校里的任何事情我都能处理!”

    “呵呵,好好”

    丁小年态度诚恳,热情,话不是很多。

    那名叫孙玉婷,也就是刚刚把手递过去的女孩,脸色并不好看,在几百号人眼中让葛修鹏下来台,并没赢得他的好感,出门还很明确告诉自己,只能是普通朋友,她扪心自问,长相不逊色、身材略胜一筹、取悦男人更比她高出不知几个等级。

    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会有傻子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单纯姑娘?

    “丁哥,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特色菜馆,是很正宗的省会口味儿,你大老远来一趟,千万不能拒绝,也让我这个做弟弟的尽地主之谊!”

    葛修鹏不疑有他,为了赢取陈雨童的芳心,得抓紧表现。

    要论社会经验,丁小年甩他们八条街。

    看别人不准,看他们绝对不会错。

    葛修鹏一定是家境富裕的公子哥,对陈雨童有好感。

    叫黑子的吉他手,说好听点是朋友,说难听些就是跟班。

    黄头发田丽,性格大大咧咧,只是爱玩的姑娘。

    那个不言不语,看起来文静的姑娘叫陈萌,可能有些自卑。

    至于孙玉婷,仗着自己漂亮是个眼高于顶的女孩,应该对葛修鹏爱慕,未必是出于魅力,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心照不宣的兜里钞票。

    “叮”

    丁小年的电话响一声,他没有任何犹豫的拿出看了看,不是不尊重,而是这种提示音是网络上传来的信息,他点开一看,没见到下面已经几十条跟帖,是网络延迟造成的才提醒。

    下面贴着很多张照片,都是刚才食堂里发生的情况,各个角度的照片。

    还有人在叙述事情完整经过。

    “丁哥?”

    葛修鹏忍不住再问一遍。

    “啊…好好好,换个地方也可以!”

    他已经完成了解事情经过,对于下面那些“跪求私房照”“感谢大神”之类的发言就可以避而不闻了,点头答应提议。

    “哥”

    陈雨童有些不开心,不想与葛修鹏走的太近。

    “没事…”

    丁小年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什么话都没听懂,开口道:“走吧”

    “丁哥请!”

    ps:丁总盟主加更三。

    ps:感谢捧场的兄弟:小伙阿焦、铁头娃真绝....感谢,感谢。

    ps:求月票....求月票....好心人啊...这个月想进前二十,大家帮帮忙,谢谢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