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击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才心理学家 > 第四十五章 【让血流一会】
    大厅里。

    银发男子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发生,他的眉梢微微皱了起来,仿佛对陈冬的行为有些顾忌。

    甚至让他对这名来自中方的警察,印象更深刻了。

    虽然说猜到了对方恐怕会采取一些极端的手段,来威胁这名犯罪分子。

    但却没想到竟然会是这等让人心里微微一颤的行为。

    陈冬将垃圾桶里的塑料袋给重新捡了出来,然后放在了男子捆绑的椅子底下。

    大家都听到了塑料袋被揉搓,发出那刺啦啦的清脆声。

    陈冬俯身在犯罪分子耳边小声地说道:“我们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玩,首先我来设置一个,类似时间沙漏一样的东西。”

    说罢,他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人,然后抓起了犯罪分子的手,在手腕上轻轻一拉。

    刀子锋利地割破了手上血管,深红的血瞬间就流了出来。

    虽然犯罪分子控制身体动作的神经被麻痹,却仍然还是能清晰地感觉到手臂上传来的痛楚。

    男子呼吸瞬间变得急促起来,仿佛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两名国际刑警也是相互对视一眼。

    黑人刑警眼底透着耐人寻味地感觉,忍不住朝着自己老大望了过去。

    只见银发男子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发生,却没有去阻止。

    那名被绑在椅子上的男子,能够感受到手臂上的痛觉,被割裂的手腕血液顺着他无力的手臂往下流,然后滴答滴答地落在了刚才铺好的塑料袋上面。

    由于塑料袋很轻薄哦,能够听到血液滴落的声音。

    陈冬像是来自深渊的恶魔那般,他凑在了对方的耳边轻声说道:“听到了吗?”

    “血正在一滴一滴地流着!”

    “为了让你听得更清楚,我特意垫了塑料袋在上面!”

    男子疯狂地想要挣扎着,却仍然根本无法动弹,愤慨的怒气瞬间地涌了上来。

    嘀嗒!

    嘀嗒!

    血一滴滴的流着。

    陈冬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故意告诉对方。

    “为了节余一点时间,我们得让计时器稍微走得快一些!”

    说罢,他有抓起犯罪分子的另外一只手,同样的位置轻轻的一划,再次割断了手腕处的血管。

    血疯狂地涌了出来,顺着手臂滴落在塑料袋上。

    如此耳边传来的滴血声音频率就比先前足足快了一倍,仿佛能嗅到血液的腥味在房间里飘荡。

    黑人刑警杰克神色严肃地再一次望向了自己的老大,并且用眼神询问对方的想法。

    严刑逼供出来的证据,不具备成为有效证据的资格。

    他宁可把这家伙暴打一顿,不可能选择这种残忍的手法折磨犯罪分子,这已经完全违背了人道主义。

    银发男子沉着声,他摇了摇头示意假装没有看到就是了。

    ……

    陈冬慢慢地蹲下身子,然后盘腿坐在了犯罪分子的前方,他啪的一声!

    摸起一根烟,打火机点着。

    陈冬慢悠悠地抽了一口,仿佛根本就不带着急的模样。

    “接下来,我会问你一些问题,你可以选择沉默,也可以选择点头或是摇头。”

    “当然,沉默也无所谓。”

    他主动地询问道:“被你顶替的家伙,是不是已经死了。”

    陈冬微微地仰着头看着对方,由于犯罪分子根本无法动弹,所以无法释放出身体的信息。

    而且就连眼睛也被他主动蒙住了,实际上他可以获得的情报少得可怜。

    陈冬却仿然毫不在乎地模样,他继续地问道:“雇佣你们的财团,是不是埃克森孚美公司的人?”

    “计划在什么时候动手?”

    “除了你之外,你们还安排了什么手段?”

    他一连问出了好几个问题,却都得不到任何的答复。

    陈冬咧嘴一笑道:“慢慢来,我不着急,我有很多时间!”

    “只是,你却未必有那么多时间!”

    说罢,他还故意地用手去捏着对方流血的伤口,用力地一按。

    让人不寒而栗地举动,看的旁边的两人都情不自禁地皱起了眉头,并且移开了视线。

    被绑在椅子上的犯罪分子被剧烈的痛楚所刺激,瞬间张开嘴巴,发出嘶吼的惨叫声!

    “啊——”

    陈冬故作惊讶地咧嘴笑道:“呦,原来能说话的。”

    他这才松开了手。

    片刻。

    屋子里恢复了刚才的沉寂,只能听见血液流落的声音。

    嘀嗒。

    嘀嗒。

    血滴落在塑料袋上的声音。

    沉默一直持续了好几分钟,陈冬这才把自己手里的烟戳灭在桌子上。

    他就像是在跟老朋友聊天的语气,很是自然地开口说道:“你结婚了吗?”

    “看你的年纪,应该也有家庭了。”

    他很是惋惜地叹了一口气,“不过他们可能并不知道,你在从事着什么职业!”

    “毕竟像你们这样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丢掉自己的性命。”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

    陈冬开始有一句没一句地跟对方聊着天,并且时不时地用力摁着对方的伤口,让血没办法凝固起来修复伤口。

    他总是会聊几分钟,然后便停下来让对方仔细听听那血液滴落的声音。

    如此恍然间一个小时就过去了。

    一直流个不停的血,把地板全然染得鲜红,赫然刺眼恐怖。

    而犯罪分子已然脸色苍白嘴唇发青,甚至隐约连意识都渐渐模糊起来。

    陈冬特于拍了拍对方的脸颊,然后压着嗓子喊道:“喂!”

    “别睡着了!”

    “醒一醒!”

    如此血还是继续地流着……

    滴答——滴答——

    血滴落在了塑料袋上的声音变得越来越轻。

    因为落在地上的血液积攒了起来,所以导致滴水声没那么明显。

    陈冬为难地自言自语道:“不行,这都听不到声了!”

    “换个塑料袋把,不然太没意思!”

    说罢,他便把沾满了血的塑料袋移开,然后摸起了自己的手机,点开一段录音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手机里传出了跟刚才类似的声音,也是水滴落在塑料袋上发出的声音。

    滴答——滴答——

    只不过这声音仿佛比刚才还要清晰得多。

    看到这一幕,银发男子和黑人刑警杰克两人诧异地对视一眼,他们望向陈冬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

    大抵是因为流血过多,犯罪分子显得很是疲惫,而且精神开始恍惚。

    根本无法判断,这是受伤流出的血,还是其他的声音。

    啪的一声!

    陈冬再一次点香烟,他眯着眼朝着对方望去。

    他这才低沉沙哑着嗓子缓缓地开口道:“听说,人在死之前,都会看到很多东西。”

    “你看到什么了吗?”

    他眉梢微微挑起,发现对方的状态已经陷入了恍然的迟疑,他知道时机已经成熟。

    所有的前戏,都不过是为了这一刻做准备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