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击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的异能是热水 > 正文卷 第九十九章 仅此而已
    大众开得很稳,哪怕是漫天雨丝,遍地雨水,车胎就如同老树一样抓住了地面,如同白管家抓住方向盘的手,根深蒂固。

    他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刚刚的那个画面,那个如同天神一般的少年,掌控着无数水锥,毙敌于一瞬。他怎么也想不到,今天他会看到这样一个画面,他的少主,宛若神魔。

    他以为,那张黑金面具,只不过是两位大人的遗泽,而这个所谓少主,只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自己称他一声老板,只是看在两位大人的面子上。而说到底,他也只不过是个不经世事的毛头小子,而自己的果断追随,也会让这位少主,对自己感恩戴德,自己对他的扶持,也会让小少主记在心底,或许未来两位大人回来,在保护少主这一事上,他也是首功。

    其实带付琪来这里,也是他早就决定了的,就算付琪不打算来,他也会劝付琪来看看这场戏。

    这场由他策划的戏,特地做给付琪看的戏。

    他想到了年少的付琪,心里肯定是善良仁慈,而且是没见过大风大浪,既然付琪选择了做这个老板,那肯定也要提前看看,感受一下真正的江湖。

    同时,方鱼的出现,或者说方鱼一众人的结局,也是他安排好的。

    那些敌人,确实是敌方的人,但是方鱼的出现,是他安排的。

    方鱼及手下几十个人,虽然不少,但是又怎么是相同数量下的来自一流势力的人的对手,他们只不过是弃子,用来做戏给人看的弃子。

    白管家心底里,说到底还是没有把自己当成管家,在他看来,付琪只是一个傀儡罢了,就算是拿着传国玉玺,你也不过是个阿斗,扶不扶得起,也要看我想不想扶你。

    他当了这么多年老大,来到南城就遇见了那两位大人的嫡子,又怎么会不动心思。

    哪怕是第一时间就认出了这个面具,他也不动声色,擂台战该打打,但是消息的封锁他做到了极致,直到再封锁不住,总归会泄露,他也知道,所以他有更多的打算。

    血狼就是一个跳板,是他接近付琪的跳板,他想要用血狼来看看,这个少主放着学不去上,究竟想干什么。擂台战打的也差不多了,但是出了点意外让有些过程变得复杂了,他干脆提前了计划,直接开门见山,递上投名状,让出老板的位置,心甘情愿成为付琪的手下,做一个所谓的管家。

    但是对白管家来说,付琪的存在,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好处,哪怕他当这个管家,哪怕他低声下气,都无所谓。付琪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个小孩子,任意拿捏,明面上你想要什么,我给你就是了,但是一切还是要归我掌控。

    所以才会有了这一出,杀鸡儆猴,付琪真的没想到,白管家会这么做。

    在他看到方鱼这一幕的时候,看着那地下一地的尸体,他真的沉默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一切都因他而起,如果不是自己,方鱼和他的那帮弟兄不会是这个下场,他认识其中的几个人,那天他们就站在自己家门口,方鱼蹲在他们的边上抽着烟。

    他以为,他宽恕了方鱼,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可是他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在想为什么。

    不可能会出现这么巧的情况,仅仅是几个小时不到,方鱼就以这样一幅场景出现,他走近方鱼,听到方鱼说的那句话,他才明白了,原来一切都是因为他。

    他说,他不怨他。

    当时白管家就站在他的身边,给他撑着伞,一脸淡然。

    付琪是愤怒的,因为他,血流成河。

    他懂了,为什么方鱼会说,白天的白,遮不住黑夜的黑。

    人心,才是这江湖之中最可怕的东西,是这黑夜里最黑暗的东西。

    白管家余光瞥见付琪看着窗外的风景,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没有兴奋也没有愤怒,平静如水,让人看不到的幽深。

    他恐慌了,这个十六岁的少年,是一头恶龙,随时可能会露出獠牙,而且他有思想,不是一个蠢笨的恶龙,这种人,最为可怕。他不怕付琪会打,哪怕付琪一个能打十个二十个,他也有办法治的他服服帖帖,可是他是一头恶龙,更为恐怖的是,付琪很明显是看出了什么,而却什么都没有表示出来,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如果付琪是用肉搏干掉那十几个人,白管家或许会夸赞老板威武,可是现在这个情况,白管家觉得自己真的是在做梦,要么就是在别人的梦里。

    付琪一直以来的自信,他终于知道来源于哪里了。

    生死,在付琪眼里真的很简单,就之前付琪露出的能力,白管家觉得如果这个少主是个没有脑子只知道莽的恶龙,那自己真的不知道轮回了几次了。

    他这下是真的从心底服了,之前所有的谋划,打算,想法,从付琪走出那片血海的时候,冰雪消融。

    这辈子做什么不好,非要做个人,做什么人不好,非要做对付琪有想法的人。

    他稳稳的开着车,嘴角抿的死死的,吐出了两个字。

    “老板,”

    “下不为例。”付琪没有看他,只是盯着黑夜里的一颗星星,“雪姨那边的事情,不用你管,我自己会去处理。”

    “是。”白管家大气不敢喘一下,一句话,他现在是彻底的死心塌地了,他不想像那些人一样。

    白管家心里不敢有任何的想法,付琪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也对他在玩具店的所说有意见,至今他做的两件事,全都被老板否决了,这就让他更为恐慌了,这个老板,怎么会是一个简单的人啊,明明才十六岁啊,不仅心智如妖,而且本身就是个妖怪。

    付琪也不想猜白管家在玩具店跟雪姨商量了什么,但是最后雪姨送客时候的不耐烦,显然是白管家的话让她不满了。

    至于,在白管家和方鱼面前暴露热水,付琪毫无过多的想法。

    那个时候,他什么想法都没有,就是单纯的想净化一下黑暗。

    这片浑浊的江湖,需要用热水来洗涤。

    若江湖是黑暗,不如变成红色。

    仅此而已。

    得到热水这么久,他还是被束缚了,被普通人的想法所束缚了,其实,他早已不是一个普通人了,他又何必跟一个普通人一样行事。

    更何况,这江湖如此肮脏,他实在看不下去。

    付琪也不知道,他的心境就这样发生了转变,热水,实在是沉寂太久,这江湖,注定要因他而沸腾,去除糟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