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击小说 > 玄幻小说 > 哈利波特之血猎者 > 第300章 翻倒巷,爱
    哈利是从陋居过来的。

    用壁炉!

    不过,原本应该直接从陋居到对角巷的,可哈利在用飞路粉的那一刻,一股烟灰跑到哈利嘴巴里,让他一边打着喷嚏一边念出要去的目的地的名字。

    于是他就到了翻倒巷,那是与对角巷相通的另一条巷子。

    翻倒巷与对角巷相邻,龙蛇混杂,为大多数巫师们所不齿,属于黑市。

    这条小巷上满是黑魔法商店,其中最大的商店是“博金-博克魔法店”,也就是哈利刚才出来的地方。

    只是刚才在博金博克,哈利为了不被那家店的店主发现,所以他逃进了一个大柜子里。

    不过听着外面的声音,哈利意外的听到了德拉科的声音。

    德拉科是和他的爸爸卢修斯一起去的,所以哈利没有出来。

    在柜子里,哈利听到德拉科和他的爸爸是来卖东西的……是属于黑魔法物品的东西。

    出乎预料的,哈利一点也不觉得惊奇,因为他早就已经知道了德拉科家里会有那种东西。

    听德拉科的爸爸在说魔法部可能要出台新的麻瓜保护法,以及禁止私人拥有黑魔法物品的条款,所以赶忙来这家店卖……而且还不是第一次了!

    被抓到就会有处罚,那当然是要赶紧脱手啊!

    哈利已经明白了这个世界上在黑与白的中间还存在着灰,所以并不会感到惊奇。

    让哈利有些忐忑的,反而是因为听到了德拉科的说话声越来越大。

    “德拉科!我说过,不准碰这家店里的任何东西!”德拉科爸爸的声音响起。

    哈利接着又听到了德拉科垂头丧气的声音,“好的,爸爸!”

    哈利在柜子里窃笑,却又有点羡慕。

    羡慕德拉科有一个关心他的爸爸。

    哈利刚才在从博金博克店的壁炉里出来的时候,因为店里没人,店里的商品也是最多的奇特,所有转了一圈。

    所以经历过了被一只骨手抓住不放……哈利差点砸断骨手的骨头,才把自己的手救出来。

    又看到一面镜子里的自己,并且看着看着觉得越来越成熟,脸上还长出了胡须……不过,如果是照射出未来的模样,那为什么身高没有变化?

    最后,哈利在想要把一串好像是蛋白石做的项链拿起来看看的时候,被博金先生要出来的的声音吓到,才躲进了这个大柜子里。

    因为上面的这些情况,哈利还真的明白德拉科的爸爸不让德拉科碰那些东西是为了他好。

    只是博金先生在这个时候说话了,“马尔福先生,其他的东西还存在困扰,不过这个消失柜并没有问题,使用的话,也不会产生问题。”

    “哦?你这里还有完好的消失柜?”哈利听的德拉科的爸爸说道。

    一瞬间哈利开始胡思乱想……消失柜?难道进来之后就会消失了?再也出不去了?

    哈利心慌了。

    好在外面的博金先生看到德拉科也不甚了解的模样,所以向他解释了消失柜的作用。

    消失柜的名气来自于十多年前黑魔王鼎盛时期。

    那个时候的黑魔王和他的手下们真的是四处的攻击所有不服从与他命令的巫师。

    很多人死了。

    而消失柜也就在这个时候成为了一个躲避黑魔王和他手下食死徒的好工具。

    因为人只要一钻进去并且关上了门,别人即使打开柜门,也发现不了什么前面那个人。

    这样就能在死亡的厄运前面消失了。

    只不过在伏地魔和食死徒们知晓了消失柜的秘密后,它的制作者迅速不知所踪,而且食死徒每一次发现有人使用消失柜,就会直接把消失柜烧毁。

    所以消失柜数量锐减,还能够使用的消失柜数量也就更少了。

    不过被烧毁的消失柜,也不是每个进去的人都会死……有些人会不知不觉的从另外一个完好的消失柜里出现。

    也不知道是什么魔法原理。

    哈利听到博金先生这么说,还真的是长吐了一口气。

    他倒是逃到了一个好地方,完全不用担心被发现了。

    很快德拉科的爸爸已经把所有要卖的东西都卖掉了,驱使德拉科赶紧出去。

    不过在德拉科出去后,哈利听到德拉科的爸爸又对博金先生问起他上次卖掉的东西有没有全部卖掉,如果没有,他想要买回其中一本书。

    《克奴姆之角与玛特的羽毛》!

    不过博金先生表现的很遗憾……他都已经卖掉了。

    马尔福先上也是只能无奈的离开了。

    哈利听着还真疑惑……都卖了的东西为什么要想要买回去?

    难道……

    里面夹了私房钱?

    在马尔福先生走了之后,博金先生也很快回到了店铺的后面,所以哈利就趁机出来离开了。

    嗯……穿着隐形衣出来的。

    刚才是着急了,哈利才把自己的隐形衣忘记了,现在外面这位危险,他当然不会再忘记。

    因为哈利打开门的动作又一次让门上的铃铛响起了,所以博金先生又出来了!

    可是看到没有新的客人进来,还有些疑神疑鬼。

    哈利一出来,就更加确认自己的小心没大错。

    因为外面路过的巫师都不像是好人,一个个都是真的面目可憎,与哈利所熟悉的阳魔法世界完全是两个模样。

    顺利的从翻倒巷出来,哈利才把隐形衣脱下。

    看到对角巷这般阳光的样子,哈利才总算不再心慌。

    果然,他还是习惯这边的世界。

    再然后……没有多走几步就遇到了赫敏秋还有布劳德他们。

    ……

    “哈利,你不会是穿着隐形衣,跑去翻倒巷了一趟吧?”

    让哈利来到身边,布劳德用怀疑的语气对哈利问道。

    哈利连连摆手,“当然不是,我是做壁炉的时候,不小心过去的!”

    “对这个解释,我很怀疑!”布劳德故意逗着哈利。

    哈利也只能垂头丧气了!

    不过在这之后,重新振作的哈利他也是对布劳德说了他最近的见闻,包括他现在住在罗恩家的陋居,还包括那个不知名的家养小精灵在哈利的姨夫德思礼家里做出来的事情。

    另外就是他刚才在博金博克里的见闻。

    听到卢修斯竟然装模作样的去询问了那本黑魔法书的下落,布劳德真的觉得很好笑。

    要是我没留个心眼,还真的是容易被卢修斯骗到啊!

    卢修斯这个纯正的纯血巫师,战斗算不上一流,但是论起心机还真的不输给任何人。

    哈利对布劳德很信任,说着说着,倒是又拐到了斯内普那里。

    “布劳德!邓布利多校长说斯内普即是我爸爸的仇人,却又被我的爸爸救了,所以才一边对我态度那么恶劣,却又在上个学期那么保护着我……这是真的么?”

    哈利已经把这个问题放在心里好几周的时间了。

    这件事是邓布利多告诉哈利的。

    因为当初厄里斯魔镜的房间里,奇洛对哈利说斯内普这个学期一直在保护他的事情,让哈利真的无法相信。

    所以哈利之后才去问了邓布利多。

    而邓布利多才给了哈利这样一个答案。

    只是哈利这么长时间揣摩着,心里总觉得不是这个原因。

    可能邓布利多也是弄错了?

    可是,哈利实在是想不出来原因了,所以才趁着现在这个时间问了布劳德。

    在哈利的印象里,布劳德知道的比她多很多。

    布劳德听着这个问题,点了点头,“这个问题我正好很清楚!邓布利多校长可能只说对了一半!”

    “哪一半?”哈利急忙问道。

    “说对的是斯内普教授和你爸爸的确是仇人,你爸爸也因为某件事而救过斯内普教授的命。”布劳德直视着哈利那一双祖母绿的眼睛,“斯内普教授对你那么深的敌意,就是因为哈利你长得非常像你的爸爸!”

    “那……那为什么?”哈利更糊涂了!

    这么一来,斯内普不是应该只对我有恶意么?

    布劳德拍了拍哈利的肩膀,“斯内普对哈利你好的原因是你妈妈啊!你是你妈妈唯一的一个孩子,他不会让你出事的。”

    哈?

    哈利傻眼了。

    万万没想到这件事还牵扯到了妈妈的身上。

    布劳德直接说了起来,“哈利,如果你去问你的姨妈关于斯内普的事情,或许她还会告诉你她认识他!”

    哈利的表情更加崩坏了!

    “哈利,你妈妈在进霍格沃茨之前,就与斯内教授认识了!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哈利的表情无法用言语形容。

    布劳德不管他,“你应该知道你的姨妈对你妈妈是巫师这件事是多么的厌恶吧?所以你妈妈从小就被排挤。没什么朋友。”

    “而斯内普教授的妈妈是巫师却嫁给了一个麻瓜,所以即使从小就展现了魔法天赋,却也因为《国际巫师保密法》而只能隐藏起来……也是从小都没有朋友。”

    “两个从小都没有朋友的小巫师,在发现彼此之间是同类后……哈利,你应该能够体会那种感觉吧?”

    哈利的表情反倒平静下来了。

    “不过这一切在来到霍格沃茨之后就变了!斯内普教授去了斯莱特林,哈利你妈妈被分到格兰芬多。他们两个人即使想要延续友情,也会有更多的阻碍出现……更别说那个时期正是yuknh开始展现威视的时刻。”

    “而在这之后,我也不确定具体发生了……反正事你妈妈成了你爸爸的女朋友,接着结婚,并生下了你!”

    “再然后……哈利你就明白了吧?”

    哈利沉默了,却也点了点头。

    斯内普……教授痛恨我的爸爸从他身边抢走了妈妈,这的确是仇人。所以因为我长得像爸爸,而对我很不好。

    但因为我还是妈妈的孩子,所以会想要来保证我的安全。

    这算什么……好让人纠结……

    布劳德似乎是听到了哈利的心声,慢慢说道,“哈利,这就是爱!能够包容一切的情感!”

    爱……

    哈利还并不太了解这种感情,毕竟他从小长大,就没有从姨妈家里感受到半点这种感情。

    只是相比于男女之间的情爱,哈利现在更加珍惜的是朋友之间的友情之爱。

    如果是这方面,哈利觉得自己似乎还能明白一些。

    特别是经历过那只家养小精灵把他的信全都抢走之后。

    啊!真是让哈利生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