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击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我的1999 > 正文卷 第627章 年轻,精力足【求个票】
    “坐火车回去,票已经买了,软卧,先到江城,等到了江城之后先到童叔叔那里去,等上几天,我有个朋友结婚,我和童望君一起过去参加她婚礼就回家。”苏醒说,“在家过了年,吃了年饭,初二的时候我和童望君再一起回来给阿姨还有姥姥,姥爷拜年。”

    “好不容易回去一趟,在家里多呆几天吧。”黄庆秋说,“等到初三的时候再坐车回来,在家多陪下父母,等过来了至少又是好几个月才能回去。”

    下楼坐车,到童望君姥姥,姥爷家吃了顿饭,又拿了不少东西,烟酒,茶叶。

    苏醒都有点不自在,这一大家子比之前他过来的时候不知道热情了多少倍。

    这苗头有点不对啊,感觉已经将他当成了自家人。

    用行李箱带着烟酒,茶叶,苏醒和童望君踏上了回江城的火车。

    到了江城也没有人接,严志勤说要过来接苏醒,苏醒没让,他和童望君两人下了车先去了苏醒在江城的住处,将东西放下之后洗了一个澡,去超市买了水果,奔着童国新的住处去。

    童国新那不缺烟酒,买点水果实际。

    “你们先坐一会儿,菜我都洗好了,马上就做饭吃。”童国新打开门,非常随意的让两人到屋里坐,他身上还系着围裙,回厨房做饭。

    “童叔叔,我来帮你吧。”苏醒进厨房洗了手。

    “行,你帮我把土豆切了,都已经洗好了,切成土豆丝,等会儿炒一个酸辣土豆丝。”童国新点头,回过头又冲童望君喊了声,“小君,屋里有点冷,你把空调的温度再往上调一调,热乎的快一点,湖北的天,零下一两度就抵得上北边零下10来度,又潮又湿,在屋里都不管用,刺到骨头里的冷。”

    “这边是有点冷,还是北边舒服,屋里有暖气。”童望君点头,“这边的房屋好像都没有保温层,屋内和屋外一样的温度,没有空调的家庭也不知道冬天是怎么度过的。”

    “还能怎么度过,就两个法子,一个是在被子里窝着,另外一个多穿衣服。”苏醒说,“就算有的家庭有空调,也舍不得开空调,电费交不起。北方冬天能够在屋里热的吃冰棒,南方的冬天恨不得一整个冬天缩在被子里都不起床,冬眠。”

    苏醒手上的刀功还不错,切好土豆丝,又用水洗了一遍,放在旁边沥干水分。

    “我觉得南方有些地方更应该装暖气,南方雨水多,冬天一下雨天气更冷了,空调又舍不得开,冬天太难受。”童望君说,“北方还好一点,北方虽然说温度低,但很多时候都会出太阳,不会像南边这样隔上一两天就阴雨连绵,甚至一个冬天都见不到几次太阳,难受。”

    “哪有那么容易?”童国新盛起了西红柿鸡蛋,洗了一下锅,烧干锅之后往里面加油,“供暖是依据温度来划定的,供暖线以北都有暖气,可以供应暖气,供暖线以南没有这个条件,上世纪50年代我国为城市居民安装集中供热系统,建国初期能源紧缺,在节约经济成本的前提下,集中供暖优先考虑气候寒冷的北方地区,那会儿国家资源条件没有现在这么丰富,只能优先考虑北方。”

    “供暖的标准是根据前苏联的气候计算方法规定,室外温度5摄氏度以下定义为冬天,只有华北、东北、西北等地区被定义需要供暖。湖北……其实也不只是湖北,包括河南的一部分地区都没有供暖,但实际上这些地区冬天非常冷。”

    聊天的功夫菜做好了,三个人6个,菜相当丰盛。

    “你这会回来应该是参加唐婉和宋光宗的婚礼?”童国新问苏醒。

    “是的,唐婉和亢龙太子酒店的宋光宗定在腊月18号的婚礼,后天就是了。”苏醒点头,“先在江城呆两天,后天中午的时候去参加她的婚礼,我和童望君两个人一起过去。”

    吃过饭,童国新和苏醒又聊了一会儿,时间一下就到了晚上八点多钟,快要睡觉了。

    “牙刷我帮你买好了,在洗手间里,粉色的杯子里,洗的时候先用热水烫一烫。”童国新跟童望君说。

    童望君稍微愣了一下,回道:“爸,牙刷你就帮我收起来吧,我到苏醒那去,屋里长时间没有人住,还没有打扫,我过去帮着打扫一下。”

    “女大不中留啊。”童国新叹了口气,“行吧,去就去吧,现在八点多钟了,赶紧回去收拾一下收拾,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我也得早起,还有一个会要开。”

    苏醒忽然有点过意不去,他挖了准丈人的墙角,童国新家里就童望君一个女儿,现在却被他拐跑了。

    “爸,对不起。”童望君看到童望新的表情,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

    “傻孩子,跟我说对不起干什么?你们两个只要好好的,爸就非常安慰,爸不可能陪你一辈子。”童国新笑着说,“人与人相处总归有些观点和理念不一样,会产生冲突,这很正常,但是有什么事情最好是能够坐下来沟通沟通,发生了矛盾以沟通为主,你俩知道吗?”

    “放心吧童叔叔,我肯定不会和她发生争吵,哪怕发生了争吵,也会坐下来主动沟通,我俩到现在还没有争吵过。”苏醒点头,“你就放心把她交给我,我会照顾好童望君。”

    “你我是放心的。”童国新点头,“你非常成熟,我是不放心小君。”

    “我也没耍小性子呀。”童望君说,“爸,谁才是你亲生的?”

    “是的,你们两个都非常好,快回去吧,我也得要早点休息了。”童国新笑着点头。

    苏醒和童望君下楼,开车回到自个儿屋里。

    几个月没回来,哪怕在城里,屋里也有很多灰尘。

    农村到处都是泥巴地,看着比城市要脏许多,实际上城里也不见得干净,灰尘一点不少,走的时候关紧门窗,屋里还是落满了灰。

    苏醒和童望君两个人打扫了两个小时,到十一点多钟才算稍微收拾干净了些。

    一起洗了个澡,运动了一个多小时。

    年轻,精力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