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击小说 > 玄幻小说 > 邪物召唤 > 正文卷 一九零、黄昏教会
    “算了,还是去维坎德的宝库转一圈吧!反正我暂时还不需要和长老会动手,先全力解决幕后黑手再说。”

    “嗯,等下去完宝库,就直接去深渊之下探索一圈。”

    “总感觉深渊之下隐藏着很多秘密。”

    陈凡默默思索了一下,转身走到图书馆中间位置,抬起手释放一只雾妖。

    下一刻,雾妖钻入图书馆地面之下,直接融入了沉重的石板之中,控制石板移动起来。

    呼呼呼……

    沉重的石板下滑移开,图书馆中间的地面瞬间出现了一道暗门,其下显露出一道向下的楼梯。

    陈凡没有犹豫,直接向下走去。

    这一节楼梯不算太长,只有三十多道台阶,陈凡很快到达底部,整个藏宝室顿时落入眼中。

    暗红色视觉之下。

    这一间藏宝室不算太大,只有图书馆三分之一大小,大概一百多平方米,其内摆放的物品也不多,很多置物柜和玻璃盒都空着,只有最中间摆放着一只形似龙头骸骨制造的巨大头盔,大概有三米左右的大小,其上镶嵌了一颗颗黑色宝石,显得十分奇特。

    此外,在储藏室的四周墙壁,悬挂着数量众多的画作,其内有的是人物,有的是怪物,以及一些群像事件的化作。

    陈凡扫了一眼,脑子里浮现维坎德的记忆,顿时神色一愣,看向四周的化作,心中升起了一片好奇。

    他粗略的数了一下,屋子里共有化作二十三幅画作,以及三个曾经悬挂过化作的空位,所以他猜测储藏室曾经有过二十六幅画作。

    陈凡脑子里翻阅了一下,顿时出现了这些化作的详细信息。

    储藏室共计二十六幅画作,全部来自于一个叫做黄昏教会的神殿遗迹之中,其中十二副人像画作,是黄昏教会的历代主教,六幅怪物化作是黄昏教会的守护圣兽,最后五幅画作,是黄昏教会曾经经历过的重要事件。

    分别是教派创立,赐福教徒,邪神之战,真神陨落,教派毁灭五个事件。

    这五福画像表现的手法十分抽象,离远一些可以看出一些人物轮廓和形象,但凑近之后,只能看见一片模糊的颜料,也不知道是故意化成这样,还是后期被人破坏造成的。

    陈凡微微皱眉,但却并没有深究。

    他绕着整个储藏室转了一圈,发现这个教派的真神身处一片黑暗之中,若隐若现的轮廓之中,看上去似乎是一尊黑暗龙人,竟然和维坎德血脉武装的形象一模一样。

    “果然,维坎德也在暗中寻找血脉的源头。”

    陈凡嗤笑一声,目光忽然落在墙壁上的空位,不禁神色一动,连忙集中注意力,去搜索维坎德的记忆,寻找缺少的三幅画作到底是什么。

    很快,思绪涌动,久远的记忆浮现而出。

    一瞬间,陈凡好像回到了二十年前,维坎德确认要离开穹顶防御城,去往黑石防御城进行隐秘实验的时候。

    那一天,维坎德将一切都整理好,交给随从和同行的神秘学家,以及一些助手去运送,他自己则回到储藏室,整理珍贵的私人物品。

    当时,他在储藏室停留了很久,认真观察着每一样非凡物品,最后在储藏室的化作之下停留了很久。

    也就在这一瞬间,维坎德的记忆和陈凡的视角重合在一起,墙壁上的空处似乎重新出现了三幅化作。

    “什么鬼东西!完全是一片漆黑,什么也没有啊!”

    陈凡顿时愣住,心中充满了疑惑。

    在维坎德的记忆之中,三幅画作大小相同,都有一人多高,同时画布之中一片漆黑,深邃而又幽暗,但却完全没有任何内容。

    或者说,这一片黑暗就是三幅画作的内容。

    但是,维坎德对这三幅画却十分重视,他经常独自一人观察三幅化作,整个人似乎坠入了黑暗之中,血脉力量也变得更加纯粹凝练。

    而且,他在面对黑暗的时候,似乎听见过一些声音,但转瞬即忘;又似乎看见过三个人影,但却根本无法留下任何记忆,诡异到了极点。

    “有趣,竟然无法留下记忆。”

    陈凡轻声自语,心中更加好奇,于是沉入心神,开始仔细翻阅维坎德的记忆,但是翻阅了很久,包括迁居黑石防御城之后的二十年,维坎德经常研究这三幅化作,却只记得一片黑暗,再没有任何信息。

    “这就厉害了……”

    陈凡皱眉,默默思索着,心中忽然产生一个想法,暗道:“不知道猩红之环能不能提炼出这一道记忆……”

    一念至此,他立刻行动起来,右手一番,铁环直接落入掌心,旋即流体战甲之中的鲜血弥漫而出,铁环瞬间一片血红。

    陈凡轻笑一声,将铁环化作两米大小,直接展开红色光膜,将自己直接套入其中,开始借助红色光膜的力量,却凝聚维坎德的深层记忆。

    嗡嗡嗡……

    红光闪烁。

    陈凡彻底沉入维坎德的记忆之中。

    ……

    也就在同一时间,圣堂浮空城中心处的索伦神殿之内,希尔杜见到了联盟执政厅的议长,以及十几位高层议员,然后将深渊巨坑的所见所闻如实诉说,并且着重说出了自己的猜测,以及权能武器的重要性。

    “嗯,长老会九柱神沉睡多年,每一次苏醒都是为了权能武器。”

    “所以,这件事确实要如实禀告!”

    几位议员开口议论着。

    希尔杜点点头,又道:“那我们需要做什么吗?”

    议长思索了一下,开口道:“权能武器的力量,我们根本抗衡不了。而且妄动的话,很可能让对方产生警惕。所以还是直接汇报长老会,让伟大的九柱神亲自定夺吧!”

    话音落下,其他人纷纷附和,在没有任何异议。

    很快,议长离开索伦神殿的议事大厅,穿过密道想着地下深处走去。

    但也就在此时,一个声音突然在黑暗的走廊之中响起,开口道:“我已经知道了!你回去吧!”

    年迈的议长愣了一下,但却不敢有任何疑问,直接回应道:“是!谨遵您的意愿,伟大的梦魇之主。”说罢,直接转身离去。

    顿时间,整个走廊彻底陷入了黑暗,再没有任何声音响起。

    ……

    与此同时,圣堂浮空城南区,一座五层高的金属建筑之外,突然有九个人出现在冷清的街道上,很快便汇合到一起,同时看向了金属建筑。

    “就在这里吗?”身材魁梧的黄袍壮汉,贪婪之王问道。

    梦魇之主点了点头,灰袍胸口处的血界之眼开启了一丝缝隙,似乎在向外窥探着,同时他五六十岁的面容,似乎又苍老了一些。

    呼哧呼哧……

    白袍小男孩模样的愤怒之王喘着粗气,右手握着一颗好似拳套形状的巨大血红色护臂,整个人不断散发着恐怖的气息,显得十分邪恶阴沉。

    其余几位长老默然而立,神色一片冷漠。

    梦魇之王点了点头,看向贪婪之王,开口道:“开始吧!直接把这一处空间隔绝封锁,开辟一个完全封锁的战场,不要让他跑掉了!”

    贪婪之王没有回应,右手一伸,宽大的袖袍下滑落一把漆黑的月牙弯刀,其周围弥漫着一丝丝光斑裂痕,似乎不断破坏着周围的空间,充满了恐怖的力量。

    其余几位长老一言不发,同时握住了自身掌控的权能武器,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嗡嗡嗡……

    一声声轻颤响起。

    贪婪之王右手持刀随意挥舞了几下,顿时间一道道黑亮色的裂痕悄然浮现,瞬间形成了一道好似空间裂缝一般的大网,直接将整个金属大楼笼罩而下。

    嗡!

    又是一声轻颤。

    一道道空间裂痕突然闭合,整个大楼好似变魔术一般,竟然凭空消失在原地,甚至连地下三层也彻底消失,原地只剩下一个漆黑的大坑,就好似深不见底的深渊一般,通往了不可预测的未知空间。

    “可以了,他现在已经被我隔离在次元口袋里了。”

    贪婪之王开口说了一句,直接拿着弯刀向巨坑走去,整个人呼一下消失在深邃的黑暗之中。

    其余几位长老对视一眼,同时身形飘起,直接飞向了黑暗之中。

    ……

    也就在此时,消失的金属大楼内部,地下三层隐蔽藏宝室内,陈凡依旧被笼罩在猩红之环的光芒之下,整个人的意识完全沉浸在黑暗之王维坎德的记忆之中,对外界的一切完全没有任何察觉。

    嗡嗡嗡!

    红光闪烁,黑暗之王的记忆不断凝练,变得更加细致清晰,似乎黑暗之王所经历的一切,就在眼前正在发生一样,真实而又细致。

    陈凡意识好似化作一条游鱼,不断在黑暗之王的记忆之中跳跃遨游,向着更深层次的记忆之中前进。

    终于,他来到了黑暗之王第一次发现黄昏教会遗迹的时间点,并且在遗迹深处发现了二十六幅画作。

    陈凡心中凝重起来,随着维坎德的时间不断向前。

    也就在此时,好似时光重现的记忆之中,三幅挂在一起的化作,突然响起一道重叠在一起的声音,苍老而又腐朽,每一个字说出口似乎都十分艰难。

    “毁灭,毁灭,毁灭……”

    那声音断断续续,忽大忽小,不断钻入维坎德的脑海之中。

    维坎德神色变得呆滞起来,但似乎也就一瞬间,又恢复了清醒,脑子里也忘记了刚才的声音,但是心中却种下了一颗种子。

    也就从这一天起,维坎德时不时就会听见耳边有呢喃的声音,在引诱他,蛊惑他,去杀戮,去毁灭,去破坏,去疯狂。

    维坎德的性格一天天边的阴沉起来,而且开始频繁出现幻觉。

    很多时候,就在他视野的余光之中,不经意回头的瞬间,在他视野盲区之外,竟然会看见一个穿着黑袍的苍老面孔,而且每次出现的都并非一个人。

    但是,这三个苍老面孔,同样的腐朽而又丑陋,就好像万事万物彻底毁灭之前的景象,悲观绝望,怨恨而又疯狂。

    “竟然是这三个家伙!”

    陈凡心中一惊,整个人瞬间从记忆中拔升而起,再一次回到了现实。

    但是,他刚才看见的那些画面,却深深的刻在脑海之中。

    “没想到,竟然是那三个向智慧魔瞳献祭的老者。”

    “他们到底是谁?为什么对毁灭整个世界这么执着?”

    陈凡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他挥了挥手,血色光芒瞬间消失,铁环再次缩小返回,落入他的手中。

    陈凡眉头紧皱,快步走到黄昏教会的其他画像之前,开始观察起来。

    “等等,这三幅画像是在黄昏教会发现的,不知道两者是否有关联。”

    陈凡默默盘算,开始翻阅维坎德的记忆,脑子里瞬间浮现出黄昏教会的相关信息。

    在维坎德的记忆之中,他在发现这些画作之后,确实又深入调查了一下黄昏教会的信息,但收获却并不多,只知道这个教会信仰黑暗龙神,理念疯狂而又恐怖,妄图毁灭世界,让整个世界陷入黑暗,从而唤醒黑暗龙神。

    不过黄昏教会存在的历史十分久远,甚至早在黑暗年代之前,黄昏教会就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并没有留下太多的有用信息。

    而且,索伦世界分割成两半,维坎德只能在壁内世界寻找线索,自然也受到了极大的限制,所以黑暗之王再没有搜寻到有用的信息。

    “呼……”

    陈凡叹息一声,心中有一点失望。

    他对黄昏教会的历史不感兴趣,只是想知道三个献祭者到底是什么身份而已,但是却没有任何收获。

    陈凡皱起眉头,抬脚走到画作前方,继续观察起来,试图寻找出有用的线索。

    黄昏教会共有十二位主教,六位护教神兽,以及五幅事件画作。

    但是,这十二位主教的面容,虽然也十分老迈,但还没有达到腐朽的地步,六只神兽看起来也并不像人类,更像是某种长着翅膀的黑色狮子。

    陈凡伸手摸了一下化作的材质,发现画布和颜料带着一种弹性,有一种人类皮肤血肉的触感,不禁感觉有些诡异。

    这些黑色狮子画像在陈凡的暗红色视觉下,竟然好像仍然活着一样,不断绽放出强烈的热源,时隐时现好似呼吸一般,显得十分诡异。

    “不会吧,难道这些神兽还没死吗?”

    陈凡面色惊讶,不禁凑近研究起来。

    可惜,他摸了半天画布表面,虽然感受到一些颜料涂层的凸起,但神兽画像依旧没有任何异常,就好似真正的画像一样,只不过带着一点热源能量而已。

    “有趣,不知道用铁环炼化一下,是否能有一些变化。”

    陈凡嘴角勾起,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