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击小说 > 玄幻小说 > 邪物召唤 > 一二三、深坑
    时间不长,警察终于来到了超市门口。

    由于小镇接连发生突发状况,而且前一段时间便开始有游客失踪,小镇的警力变得极为紧张,甚至连许多联防成员都加入了行动,开始维持治安。

    好在已经确认了几处失踪案和凶杀案的线索,虽然怪物吃人有点难以置信,但这就是事实,而且总比找不到凶手要好。

    一个年轻警察带着联防成员进入超市,疲惫道:“有人受伤或者死亡吗?”

    这名警察名叫比利,二十五岁,它穿着整洁的棕色警服,身形高瘦,样貌不算太出众,但却很精神干练。

    “没有!”超市经理脸色不太好看。

    “那么,这里发生了什么?”比利暗中松了口气。

    超市经理沉默一下,开口道:“警察先生,您还是自己看吧!”说罢,他转身拿起手机,还是联系维修人员,并且引导顾客慢慢散开。

    比利心中奇怪,但也没多问,抬脚向服务区的卫生间走去,结果刚到门口,便立刻闻到一股强烈的臭味,连忙捂住了鼻子。

    在他身后,年纪同样二十多岁的联防成员,也立刻捂住了鼻子,踌躇着驻足不前。

    比利无奈,只好紧紧捂着鼻子,自己走进卫生间进行查看。

    这些联防成员都是小镇街区的居民自发加入的,因为小镇人员杂乱,警察人手不够,所以街坊会组建一些警卫社团,负责夜间的巡逻,防火防盗,解决纠纷等等,没有工资,也没有福利,完全是自发的组织,所以要求也不能太高。

    比利推开女厕所的木门,顿时神色一愣,眼前出现一个两米多高,做出扑击姿态的植物雕塑。

    同时整个卫生间内,洒落着大量的脏臭粘液,看起来十分恶心,以至于这个生机勃勃的绿色雕塑,显得十分突兀。

    这一只雕塑的形态看起来有些熟悉,就好像一只巨大的老鼠,只不过浑身绿油油的交织着植物纤维,看起来十分紧密结实,也无法判断是何种植物,而且奇怪的是,植物脑袋上还结出了一个绿色果实,表皮光洁,好似樱桃。

    “这是什么?”

    比利的目光瞬间被吸引,不由自主的凑近过去,伸手托住了绿色樱桃。

    噼啪!

    一声轻响,樱桃的根茎竟然自行断裂,果实直接落入比利手中。

    “嗯?”

    比利神色一惊,但很快放松了下来,拿着果实默默打量着。

    “真奇怪啊?”

    比利摇了摇头,拿出塑料证物袋将果实收好,呼喊道:“乔治,把经理喊过来……”

    “知道了!”门外的联防员回应了一声。

    比利不在说话,绕着植物雕塑慢慢走着,靠近洗手间中间地面破开的大洞进行查看,其下黑乎乎一片阴暗,弥漫着浓郁的恶臭味道。

    顿时间,恶臭的味道扑面而来,比利差点熏一个跟头,连忙倒退数步。

    就在这时,门外联防员乔治开口喊道:“比利警官,经理不肯进去,他说需要询问问题的话,您可以出来。”

    比利无奈,开口道:“好吧!我出去了!”

    说罢,他将证物袋塞进警服上衣右侧的口袋,抬脚向门外走去。

    见到经理之后,比利简单的询问了一下当时的情况,确认没有人员受伤之后,便简单记录了一下,告诉经理暂时将厕所封闭,不要让人误入。

    “放心吧,我们已经联系了上级军事部门,他们很快就会派人来处理这些怪物!”比利认真的说道。

    “好吧,希望你们快一点,我总感觉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经理说道。

    “对了,你说有一个亚洲人进入了卫生间,那么他做了什么你知道吗?”比利继续问道。

    “没有,我没看见,不过他只是进去了一下,很快又跑了出来!然后和他的同伴一起离开了!”经理如实说道。

    比利点头,“行,那就这样吧,我们先离开了,你也尽快疏散顾客,找到安全的地方躲避起来。这些老鼠数量可能不少……”

    经理脸色难看,“知道了!”说罢,转身开始疏散顾客。

    比利带着联防员助手离开超市,两个人驱车回到小镇警局,提交了案情报告,两人便驾车再次出门,一边巡逻,一边关注了电台,等待指示。

    “警察先生,停下车好吗?我想去买一杯咖啡,顺便买几个甜甜圈。你需要什么吗?”联防员开口道。

    “哦,给我带一份蔬菜三明治吧,谢谢!”比利说着,从口袋掏钱。

    砰!

    装着果实的证物袋掉了出来。

    联防员低头看了一眼,没有在意,顺手捡起证物袋还给你比利,说道:“嗯,每天一枚苹果,身体更健康。”

    说罢,接过零钱,下车走进快餐店。

    比例无奈摇头,拿着证物袋默默打量,脑子里莫名的出现一个诡异的念头,好像有一个声音不停的叫喊着,蛊惑着,“吃掉我,吃掉我啊!”

    “怎么回事!”

    比利摇头,试图集中注意力。

    但是,那个模糊的声音变得更加清晰了一些。

    比利恍惚间意识变得薄弱了一些,双手不由自主的打开证物袋,拿出果实放在嘴边,咔嚓一口咬了下去。

    顿时间,一口浓郁的肉味在嘴里散开,比利整个人的都愉悦了起来。

    咔哧咔哧!

    三两下,比利吃掉了绿色樱桃。

    下一刻,他皮肤瞬间弥漫出一层翠绿色,头发变得卷曲墨绿,瞳孔也变成绿色,同时肌肉鼓胀起来,整个人好似充气一般眨眼间撑破了衣服,变成了一个三米多高的肌肉怪物。

    “吼!”

    比利怒吼一声,右手砰一下拍飞车门,挣扎着从汽车里站了起来。

    “啊啊啊啊……”

    大街上响起尖叫声,人群瞬间慌乱起来。

    比利彻底失去了意识,但是嗅觉却十分发达,恍惚感觉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让他愤怒的气味。

    “呼哧呼哧……”

    比利喘着粗气,猛然奔跑起来,一路横冲直撞,向着小镇西侧的仓库公司狂奔而去。

    ……

    陈凡转过街角的瞬间,身躯慢慢隐形消失,旋即化作六米八的白色肌肉怪物,脚下紫色流光融入地面,一边搜索地下排水管道,一边向小镇南面的人造沟渠跑去。

    大概十多分钟后,天色彻底暗沉下来。

    陈凡来到小镇南面的密林之中,沿着浅浅的小溪一路向下,很快找到了地下管道的入口,旋即身躯化作一米九左右,同学蔓延出万千条血色铁链,直接往前一扑,哗啦啦涌动着向隧道之中行去。

    小镇的小水道有好几层自动过滤装置,可以将污水进行分层过滤,然后顺着小溪排入地下河流,不过再怎么过滤,下水道的环境依旧脏污黑暗,十分糟糕。

    好在血肉外衣可以隔绝过滤空气,倒也不在乎恶劣的环境。

    陈凡一边涌动疾行,一边控制紫色流光扩散而去,感知其内的怪物和更深处的地形环境。

    时间不长,陈凡来到下水道深处,位于小镇正下方的位置。

    此时,整个下水道再也没有一丝光亮,处于绝对的黑暗之中。

    陈凡暗红色视觉不断扫视,通过热源来寻找怪物的踪影。

    嘎吱吱吱……

    突然,老鼠的叫声从甬道深处传来。

    啪啪啪……

    紧接着,一阵急促的奔跑声回荡而起,又迅速消失。

    陈凡皱眉,虽然没有看见任何生物,但通过声音猜测,可能是一群老鼠奔跑而过,因为那奔跑声十分密集紧凑,并不像人类奔跑的声音。

    有了这个判断,他连忙控制紫色流光扩散增强,有意识的向着声音消失的地方搜索而去,同时整个人再次加速移动,向着声音消失的地方追逐而去。

    时间不长,前方再次传来异响。

    嘎吱嘎吱……

    叽叽叽叽……

    伴随着老鼠的轻微嘶叫声,好似刨挖泥土的声音回荡而来。

    陈凡眉头一挑,紫色流光勾勒出前方的地形,以及地面的位置,顿时心中有了判断,于是涌动的铁链瞬间一缓,滚动在脏污的水道之中,向着前方的管道转角蔓延而去。

    此时,前方的怪物并不多,只有五只一米多长的大老鼠,带着一群几百只家二十多厘米的凶残老鼠,正在向地面挖掘扩宽。

    陈凡好奇的向地面上方感知过去,顿时心中一凝。

    地面之上是一座学校的公共浴室,其内人数不多,毕竟已经是傍晚时分,但更衣室内还有五个穿着体操拉拉队服的女孩,正在脱衣服准备洗澡。

    显然,这几个女孩是刚刚完成训练,准备洗澡回家的学生。

    她们有说有笑的热情讨论着,根本没意识到地面之下的怪物已经盯上她们了。

    这些老鼠的挖掘速度非常快,此时已经破开二十多公分厚的下水管道水泥墙壁,正在向泥土层挖掘,如果按照这个速度进行下去,大概只需要十分钟,就可以挖穿十五米左右的地基,直接破开水泥地板,开始杀戮人类。

    陈凡没有耽搁,确认只是一小波怪物,没有放长线的价值,便直接加快速度冲出了管道,铁链瞬间爆射而去。

    噗噗噗……

    一阵爆响。

    一条条铁链直接贯穿这些老鼠怪物的头颅,无论是一米大小的老鼠,还是二十多公分的老鼠,全部一击必杀,没有任何疏漏。

    哗啦啦……

    铁链涌动,瞬间收回。

    陈凡没有耽搁,继续向下水道深处蔓延而去。

    随着不断深入,下水道破坏的痕迹就越加明显,挖掘的空间越来越大,各种垃圾也越来越多,而且墙壁也分布着各种大小不一的孔洞,不时穿梭一只只堪比家猫的老鼠。

    而且,其内开始出现人类的尸体残骸,支零破碎的散落在下水道之中。

    陈凡脸色渐渐凝重,继续深入。

    突然,前方管道突然断裂,出现一处巨大的黑暗空间,大概方圆百米,呈不规则椭圆圆形,其下黑暗死寂,深不见底,犹如天坑。

    陈凡来到坑洞边缘,暗红色视觉再次增强,向着坑内望去,顿时瞳孔一缩。

    大坑内好似失重一般,漂浮着各种垃圾杂物,各种人类的残肢断臂,残破尸体,以及各种怪物尸体,还有静止的脏水球,呈喷溅形状的血液,互相碰撞起伏,飘荡在黑暗的深坑之中。

    “这是,什么东西啊?”

    陈凡脸色阴沉。

    他下来之前,只以为是一些变异老鼠而已,但眼前的深坑却完全出乎意料。

    陈凡微微俯身,向深坑底部望去,不禁眉头一皱。

    暗红色视觉下,深坑高度大概有三百多米,坑底平整如镜,呈现一种粘稠液体的细腻质感,看上去像是油脂或者黑色鲜血。

    陈凡慢慢增强视觉,继续向坑底的液体看去。

    但是,那液体深邃幽暗,似乎屏蔽了一切窥探,根本无法看穿表面。

    陈凡神色凝重,右手食指垂下,化作一道血色铁链向深坑之中垂落而去。

    哗啦啦,铁链一路向下,很快达到三百多米,接触到了粘液的表面。

    陈凡稍微犹豫了一下,铁链便继续变长,直接向液体之中深入。

    但是,很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深邃如镜的坑底,竟然十分坚硬,柔软的铁链触碰到坑底,直接缠绕着聚成一小堆,根本没有坠入粘液之中。

    “呵,有意思!”

    陈凡挑眉,念头一动,铁链瞬间一绷,直接化作一条坚硬的倒刺铁柱。

    砰!砰,砰!

    陈凡猛然发力,用铁柱戳击坑底。

    但是,坑底的镜面十分坚硬,根本没有任何破损,甚至还产生很强的反震力量。

    陈凡皱眉,思索着收回铁链,旋即心中一动,决定下去亲自看看。

    嗡嗡嗡……

    轻微的颤动响起。

    下一刻,黑暗的深坑底部竟然绽放出一道红光,接近百米方圆的深坑镜面之下,出现一个庞大的阴影,不断游弋在镜面之下。

    吱吱吱吱……

    噼噼啪啪……

    好似接到信号一般,四周黑暗的下水道突然响起紧凑的奔跑声,旋即一大群大小不一的老鼠奔跑而来,毫不犹豫的向着深坑的内跳了下去。

    陈凡心中一凝,整个人瞬间隐身。

    噼里啪啦……

    好似下饺子一样,那些老鼠撞击着深坑中的杂物和尸体,不断坠入深坑,撞击在坑底的镜面之上,直接被红色光芒吞没。

    吱吱吱……

    顿时间,一只只老鼠开始变异,原本巴掌大小,二十多公分大小的老鼠,全部迅速膨胀,变成一两米大小的老鼠,同时皮肤迅速腐烂,双眼化作赤红色。

    “原来如此!”

    陈凡脸色一沉,心中一片杀机。

    “刚想要下去看看,正好一次解决了!”

    陈凡狞笑,整个人轰一下爆射而起,直接向深坑中坠落下去。

    轰!

    一声炸响。

    陈凡如彗星坠落,直接砸在了深坑之中,脚下直接踩死四五只老鼠,顿时血浆飞溅,骨肉成渣。

    嗡嗡嗡……

    坑底红光颤动,镜面下游弋的阴影似乎暴躁起来,游动的速度更加快了。

    下一刻,所有的老鼠全部狂暴起来,向着陈凡扑杀而去。

    “哼!”

    陈凡冷哼一声,整个砰一下炸开,万千条血色倒钩铁链好似蜘蛛网一般激射而去,直接贯穿所有老鼠怪物的尸体,直接一招击杀。

    陈凡神色淡然,铁链瞬间收回。

    噼噼啪啪……

    所有的老鼠全部坠落在镜面之上,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陈凡默默看了一眼,注意力再次集中在镜面之上。

    这些老鼠的尸体太恶心了,所以他并没有用铁链吸收,毕竟吸收之后,会被血肉外衣融入身体之中,多少有一点心里障碍。

    砰砰砰……

    陈凡敲击镜面,感觉十分坚硬。

    他皱了一下眉,右手抬起,狠狠向下砸去。

    砰!

    一声闷响,力量十分庞大,但镜面依旧毫发无损。

    “妈的,难道进不去吗?”

    陈凡若有所思。

    旋即,他心中一动,摘下铁环,狠狠向下砸去。

    轰!

    一声炸响。

    坑底镜面顿时凹陷一个二十多厘米深的大坑,但其下却好似水晶钻石一般的破碎晶体,根本没有砸破。

    陈凡不死心,继续用铁环砸!

    砰砰砰……

    破碎的凹坑越来越大,但根本无法砸破,整个镜面就好像一颗巨大的钻石,明明看起来只隔着一层水晶膜,但已经砸了七八米深,却依旧无法打破。

    陈凡心中惊疑不定,有些无计可施的感觉。

    而且,镜面之下游弋的阴影,似乎变得更加暴躁起来,甚至开始撞击镜面,但却感觉很遥远,无法真正接触到镜面底部。

    “看来是没办法进去了,不过还好里边的东西也出不来!”

    陈凡心中思索了一下,站起身戴好铁环,准备离开深坑。

    但就在这时,他心中忽然一动,目光落在铁环之上,暗道:“好长时间没炼化东西了,不知道这个镜面我能否炼化一下……”

    想到此处,陈凡不禁被自己的大胆想法逗笑了。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摘下铁环,控制图腾柱里储存的鲜血通过手掌融入铁环,然后铁链卷起地面的尸体抛向空中的悬浮力场之中,将镜面清理干净。

    旋即,陈凡将铁环化作一百多米大小,直接和深坑一般宽度,旋即整个人直接挑起,用铁链贯穿坑壁,掉在空中,静静等待铁环开始炼化。

    嗡!

    一声颤动,一道红光瞬间扩散而去,笼罩了整个深坑镜面,开始炼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