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击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北美当律师 > 第031章 辩无可辩
    “最好快一点,我没记错的话,一个小时之后就是比尔·莫里斯的听证会了。”

    卡特琳娜笑看着楞在走道中央的顾正,提醒了一句。

    顾正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路过会议室中央,他对贝丝招了招手:“新案子。”

    布鲁斯在一旁推着一车子的资料,有些不爽地说道:“贝丝要负责卡罗拉有限公司的资料,这是乔西和凯特分给我们的任务。”

    一旁的凯特路过,随口说了一句:“是比尔·莫里斯的案子吗?那个案子挺棘手的,布鲁斯,贝丝这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贝丝你去吧!”

    顾正有些可怜地看向布鲁斯,这种资料海战略一向是商业诉讼之中最无脑也最无解的一个环节。

    哪怕明知道一车子资料之中仅有一页甚至一段话有用,但你依旧不得不依靠人的肉眼,全神贯注地去一个字一个字地看过去,不能够漏过一句话,生怕错过了案子最关键的证据。

    什么?电子版,想多了,电子版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有电子版的。

    真要是有电子版,养这么多律师助理有啥用?

    按照加德纳&金律师事务所展现出来的资本家风范,分配的任务估计也是将这些律师往死里面压榨。

    这种无趣的任务翻个一番,啧啧,顾正都有些可怜布鲁斯了。

    顾正没有任何祸殃布鲁斯的想法,拉上贝丝就向外面走去。

    贝丝有些愧疚地看了一样布鲁斯,然后,很果断地回头,留下一头秀发的后脑勺给孤独的布鲁斯。

    这种无趣的任务她也不像多做,她以前可是励志要当警探的,跟着顾正出庭查案子才更加符合她的想法,这种律师助理都能够干的活,她才不耐烦做呢!

    “这次是什么案子?”贝丝在后面兴奋地问道。

    “不知道。”顾正很果断地要求,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卡特琳娜带着两人来到了乔西办公室外面,让乔西的助手将比尔·莫里斯的案子资料拿出来,然后三个人一起前往地下停车场。

    顾正接过手中的资料,直接快速浏览起来,保释听证会他可从来没有打过,现在能够了解的越多越好。

    “比尔·莫里斯,17岁,高中生,就读于阿谢顿琳中学,校足球队主力,已经拿到了加利福尼亚大学的入学资格。

    在校期间表现良好,成绩在校足球队之中位列上游,三年极少有挂科的情况出现,老师和同学对他的评价也非常的不错。

    ……

    而他被起诉的原因是:注射违禁药物给他的女友艾米丽。

    被地区检察官办公室以一级谋杀的理由起诉!”

    顾正边看边读出来,读到最后内心隐隐有些担忧,一级谋杀案,估计这次庭审将会是一场有陪审团的案子了!

    卡特琳娜补充道:“比尔家里面的情况并不好,父亲是建筑师,母亲是家庭主妇,按理来说他们的家庭是无法承担的起我们事务所的费用的。

    但由于他父亲是加德纳先生的高中同学,所以这个案子是以法律援助的方式,进入到我们事务所里面的。”

    法律援助案件对于这些大所来说也并不少见,因为加州律师协会规定律师法律援助时长不能够低于计费工时的5%,所以即便是到达乔西和凯特这个级别,他们也经常要打这种免费的案件。

    当然了,法律援助案子也有分级别的,莫尔和比尔的案子都属于困难级别的,一般为了凑加州律师协会规定时长的人是不会接的。

    容易输,丢面子,关键法律援助基金会的那点计费工资还不够他们塞牙缝的。

    这种案子是丹顿这种混钱的人最喜欢的,大律师看不上,丹顿他们混个油费还是轻轻松松的。

    “这个案子有点棘手啊!”

    顾正想到了刚刚凯特说的那句话,果然,这个案子不是一般的棘手。

    因为,根据警方911电话的录音之中,清清楚楚地录下了比尔的一句话“我……我好像杀死了我的女友,这里需要一辆救护车!”。

    而且,根据警方的报告之中,也可以清晰地看到,在现场残留的针管上面,清清楚楚留下了比尔的指纹,还是在推管那里的!

    再配合比尔在警察局的笔录,就算是天神下凡,也没有办法辩解比尔没有杀死艾米丽。

    这种案子还有打的必要?

    顾正顿时感觉到一阵压力。

    如果是一次认罪,还可以辩解。

    比尔这里可是两次认罪,两次都是在清醒状态之下的认罪,加上还有无比清晰的证据来佐证,整个证据链已经无懈可击了!

    没错,比尔杀死了艾米丽,辩无可辩!

    顾正和贝丝在车子里面翻动着这些资料,突然,顾正感觉到一盘的贝丝手一抖,将手中的资料都到了车子座位下面去。

    “怎么了?”

    顾正询问道,发现贝丝脸色有些不对劲。

    他拿起那份资料,看了一眼,发现是警方报告中的现场图片。

    他不由地调笑道:“你不是立志于要警探吗?这种现场照片可并不可怕,她是注册过量药物而死的,顶多就是脸色发白,呕吐物多一点罢了,和那些肢解案可没法比。”

    贝丝脸色有些发白地看着他,顾正感觉有些不对劲,那双大眼睛之中并没有害怕的神色,反而是一阵迷茫。

    “怎么了?”

    顾正再次询问道,这次的询问语气明显要严肃很多。

    贝丝犹豫片刻,开口问道:“我们真的要为这种人辩护吗?根据我所学的法律来说,这百分之一百是谋杀,他杀了她!”

    顾正明白,这其实是一种新人经常有的迷茫,明知道你的当事人有罪,你还需要全力为一个罪犯去辩解,这种迷茫是每一个律师都会遇见的事情。

    对于这种事情,顾正并没有很好的办法,因为这是心结,只有自己想通了,才能够走出来。

    “这就是我们的工作,有位大法官说过:‘如果一名罪犯在我的法庭被释放了,那么释放他的并不是我,而是法律’。我们维护的也不是这个人,而是每个人应有的权力!”

    说完之后,顾正拿起刚刚的那张现场图片,上面有这份案件资料乔西唯一的笔记:“他还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