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击小说 > 穿越小说 > 全球狙杀 > 第三十七章 卸磨杀驴
    寒朗本心不希望小丫头成为杀人高手,虽然教会她用枪,但内心里还是拒绝教她如何杀人。

    虽然知道自己不能决定小丫头的命运,但根深蒂固的教育,和成长环境的熏陶,在小丫头这张白纸上涂上污点,他会觉得自己是罪人。

    寒朗慢慢坐起,看着练的兴致勃勃的俩人,犹豫了。

    直接叫停不好,不是大妈的原因,是小丫头怕是不明白。

    回头让大妈别教吧……

    寒朗想了想扭头再次趴下。

    大妈倒是很合群……

    举起望远镜,心里嘀咕了句。

    那边,大妈依旧兴致蛮高,似乎有意针对小丫头体弱,又没有武功底子,起码的技击基础都没,专门教小丫头还蛮喜欢使用的撩阴腿。

    连续夺枪几十遍,在小丫头额头全是汗中,又教她如何在匕首被控制,抓住手腕的时候用脚来解决,或者进攻的时候如何遮掩真实目的,匕首虚晃,用脚来解决,并在对方瘫倒时,如何快速割喉。

    充分表现出潭腿手是两扇门,全靠腿打人的真谛。

    只是专门踢下阴就是了。

    寒朗真有点听不下去了。

    大妈越教越离谱,让小丫头攥着带鞘匕首,教她如何搏杀。这赤果果的就是在教小丫头杀人……

    寒朗扭头看向俩人,决定叫停。

    他还没说话,大妈似乎教累了,站住,说道:“蓝宝石,不错,今天就到这吧,贪多嚼不烂。”

    小丫头看着大妈,似乎琢磨怎么不教了,在大妈说完,哈腰捆上匕首,活动了下,确认舒适牢靠,这才站起身。

    “蓝宝石,没看出你还有练武天分……”大妈说着伸手拍向小丫头的肩头,想表达鼓励的意思。

    可他话音未落,嘭的一声中,脸色瞬间酱紫,眼球突出,张着嘴,两手捂住要害,身躯前倾,慢慢跪下。

    小丫头一脚踢中,收回脚活动了下站姿,保持进攻状态盯着大妈,似乎在欣赏自己的杰作,或者琢磨这会该如何一击毙命,该不该一击毙命。

    “蓝宝石!”

    寒朗正好看了个满眼,但小丫头那脚太突然,他都没来得及喊住,大妈就中招了。

    大妈似乎没有晕逆,在跪下的同时,举起一只手护住脖子并摇着,但却痛苦的无法发声。

    寒朗喊声中一出溜钻出遮阳毯奔向俩人时,小丫头站正身体,扭头看着寒朗。

    “你怎么样。”

    寒朗伸手搀扶向大妈,没有责怪小丫头。她啥也不懂,责怪又有什么用。

    “卧……槽……”

    大妈艰难吐出一句国骂,挡住寒朗的手,挣扎站起,佝偻着,两手捂裆,费力走了两步,跟着连续蹦跳,缓解要害处的疼痛。

    寒朗这会都觉得疼,瞪了小丫头一眼,伸手指了指她,视线又转回大妈身上。

    小丫头看看这个,有看看那个,大眼睛眨巴着,看不出无辜,也看不出不好意思,转身回到睡觉的地方,坐下,抱着膝盖看着俩人。

    “没事吧。”

    寒朗顾不上教育小丫头,跟了大妈两步问道。

    “卧槽!”

    大妈好多了,但脸色依旧酱红,夹着腿,摇了摇头。

    他不知道这算卸磨杀驴,还是小丫头没有从练习中走出,自己伸手她以为训练还在继续,而无心的一脚,生气都没法生起,自认倒霉。

    “你不该教她如何杀人。”

    寒朗看出大妈问题不大了,小声说道:“她虽然不是孩子了,但善恶的概念很淡薄,教会她用枪我都后悔了。”

    “有什么后悔的……”

    大妈又蹦跳了几下,慢慢松开手站起身,说道:“这可没有比武的概念,学了,还不精,那不是害她吗,至于善恶,在这,还特么善恶,有区分吗,这会这里就是罪恶的摇篮,让人释放心里蛰伏恶魔的土壤。”

    寒朗认同大妈的说法,这里,的确不能用简单的善恶来分辨,战乱国度,叛军的邪恶,都让善恶显得那么脆弱。如何活着,真的是首要问题。

    他又不是圣母,只是想小丫头能自保,又不会成为杀人工具而已。

    见大妈缓过来了,知道他不会变成东方不败了,吐出一口浊气,说道:“今晚前半夜赶路,后半夜休息,尽快赶到哈勒普。”

    “行。”

    大妈倒是很干脆,夹着腿,很别扭的走向睡觉的位置,嘀咕了句,“反正你开车。”

    走到毯子那里,没有龇牙咧嘴,但显然哈腰都吃力的拎起背包,慢慢抓起突击步枪,缓慢背好,冲着小丫头摇了摇拇指,扭头走向皮卡。

    “蓝宝石。”寒朗走到小丫头跟前,语气尽量和缓的说道:“刚才大妈教你的那些不要轻易用在熟人身上,力度大了会要命的,不威胁到你,就不要一击致命,明白吗。”

    小丫头抱着膝盖,默默看着寒朗。

    寒朗分辨不出小丫头是不是听懂,会不会听话,说完,也没指望她回应,说道:“收拾下,我们走了。”

    小丫头闻言一轱辘爬起,快速背上她的背包,拎起狙击枪,一手拎着胸包和避弹衣掉头就走。

    “霄鹰,等我一会,很快。”

    大妈在寒朗拿着部分宿营物品到了车前,背着突击步枪,说完就走。

    “好。”

    寒朗知道他或许是去检查,或者上药,回应了句,但没询问。

    他都替大妈感觉疼……

    车,在黄昏时回到公路。

    寒朗默默开车,小丫头在靠背中间用测距仪盯着前方,大妈看不出痛苦了,视线盯着前方,默默不动。

    车里,依旧是昨晚的安静。

    沿途,看不到车影。

    这会战事不紧张,处于胶着状态,公路上,也看不到忙碌的武装人员和车辆。

    车速很快,就算偶有小坑,也达到了七八十那样,一路疾驰。

    夜色,慢慢降临,车灯撕开夜幕,在公路上孤独行进。

    “发现目标。”

    一个小时后,小丫头突然敲击耳麦示警。

    “收到。”

    寒朗略微降低车速,回应了句。

    大妈没有扭头,闻言坐直身躯,活动了下两腿,看向前方。

    行驶了一段,前方,出现隐约光亮。

    那不是村镇就是检查站。

    寒朗车速再次降低,一小时三四十那样,随时可以停车。同时,将望远镜递给大妈。

    “检查站。”

    大妈举起看了眼说道。

    “蓝宝石,不要有异动,不要摸枪。”

    寒朗嘱咐了句,没收到回复也知道小丫头听的见,做好战斗准备,稳稳开向光亮渐渐清晰的位置。

    果然,那里是检查站。

    大妈淡定下车,跺了跺脚,没等询问就解开围巾露出面孔……

    车没有遇到丁点刁难,大妈连匕首都懒得送就放行了,过路费都没给。

    寒朗并不意外,这里离着马士革近,或许已经接到通知,至于为何一天才到这,谁会关心?

    没准路上爆胎了呢。

    前面不到十公里,出现村镇。

    大妈很随意沟通,花了一百一桶的价钱买了四桶油,并用二百加满了油箱,比寒朗省钱多了。

    寒朗一直留意小丫头,防止她突然拔枪。

    还好,小丫头把着他的靠背,静静坐着,没有前几次的紧张,更没有害怕的表现,很安静,很乖巧。

    “蓝宝石,做的不错。”

    离开村镇,寒朗头不回的夸了句。

    不节外生枝,这是目前最需要的。

    小丫头没有回应,自顾自抱起测距仪。

    大妈系上安全带,扭头看了眼小丫头,配合的竖起拇指摇了摇。

    小丫头盯着测距仪,没搭理他。

    大妈也知道是这样,没在意的扭头看向前方,但望远镜却关了电源。

    车里,再次沉默,沙沙声中没入无尽黑暗。

    能顺畅行进,寒朗很满意,起码不是自己和小丫头那会钻荒郊野岭,小心翼翼了。

    这个偶遇,顺便救下的大妈看来带着是对的……

    寒朗默默开着车,脑海里念头转动。

    大妈很安静,安静的没有丝毫动静。

    小丫头依旧那样,抱着测距仪,敬业的观察前面。

    “发现目标。”

    行进了不到二十分钟,小丫头突然敲击耳麦。

    几乎同时,寒朗也看到了远处一闪的灯光。

    “收到。注意观察。”

    寒朗前一句是回应小丫头,后一句却是连带大妈也通知了。

    大妈闻言举起望远镜,预热一秒两秒那样,看向远处。

    他知道小丫头优先发现目标了,但不会询问那敲击声的意思。

    “目标奇瑞,除司机外只有一个乘客,未发现枪支,疑似平民。”

    大妈片刻就做出回应。

    “收到,注意观察。”

    寒朗回应了句,稳稳开车。

    小丫头抬头看向大妈,似乎对他观察仔细很奇怪,或者很感兴趣,但很快在车灯靠近中,再次看向测距仪。

    对方交错而过,没有丝毫顿挫,果然是平民。

    大妈放下望远镜,关闭电源,再度恢复之前的状态。

    在这,小心无大错,谁知道车窗会不会突然摇下,会不会突然遭到攻击,一切都是未知。

    就在这时,小丫头突然动了动,放下测距仪,回身就抓起避弹衣。

    “蓝宝石,什么情况?”

    寒朗头不回的问道,眼中精光一闪。

    小丫头发现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