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击小说 > 修真小说 > 先砍一刀 > 寸土寸血 第三十六章 与虎共眠
    热闹了一天,随着夜幕降临,这个偏远的县城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客栈中,伙计收了门外的灯笼,关上了门。

    鬼哭挑起面条,将这最后一口面条吸进肚里,然后仰头把红辣的面汤全部喝下。

    拍了拍肚皮,拿起长刀,“登登登”的上了楼,留下大厅中哈欠连天的伙计和几个正在划拳的酒鬼。

    漆黑的房间,一点幽光浮现。

    鬼哭吹燃了火折子,点燃的蜡烛,顿时黑暗的房间又重新被昏暗的烛光占据。

    把一盆的碳点燃,然后提着短刀把角落中桶中的冰块击碎,扔进铁茶壶中,接着加了茶叶,随手放到炭火上,让它烧着,这样烧出来的茶好不好喝鬼哭不清楚,却也不在意,对于他来说只要能喝就行了,更何况这又不是给他自己喝的。

    他坐在桌上,盯着晃动的烛火,双眼涣散,脑海中在思考着昨天和今天白天的见闻。

    昨天,他刚刚来到这个县城。县城中的百姓看他的目光,或者贪婪,或者同情,或者排斥……让他感觉十分诡异,不过好在他的身材、他的双眼、他的长刀让人忌惮,因此倒也没有找麻烦的。

    后来,越发觉得这个县城不对劲。

    明明人少,却偏偏热闹、繁荣。

    而在繁荣之下,却似乎又缺少了什么。

    而在今天准备出城,当那个小和尚撞到自己的腿后,终于恍然大悟,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总感觉到这个县城缺少了什么。

    小孩,老人,他们到哪里去了?

    没有老人,鬼哭可以理解,毕竟这地方太穷,柴火木炭太贵,老人被冻死冻病,因此街上没有老人出现,你可以解释的通。

    但是没有小孩,实在太过奇怪。

    奇怪的,不止这一点。

    这个县城太过偏远,物资匮乏,这一点从物价上都能看出。

    北风到了,世界各地的物价都在涨。而这个县城的物价,有些东西高的离谱,尤其是粮食。

    不说别的,就说面条,只是一碗普普通通的面条就比外界贵了五倍以上。

    这个客栈没有刻意的欺负外人,鬼哭看着可不是好欺负的,这就是这客栈中平常的价格。

    但很诡异,肉汤却便宜,比面条还便宜些。

    香喷喷的肉汤,肉煮得稀烂,看不出什么肉,不过七碗才相当于一碗面条的价格,却并没有让所有人趋之若鹜。

    来店里的客人了,有的非常喜欢,视若珍宝。有的却异常厌恶,避之不及。

    鬼哭本能的没有点肉汤,他的灵觉告诉他,一旦喝了肉汤,就会惹上大麻烦。

    咕噜咕噜咕噜……

    茶壶口喷起了热气,鬼哭把茶壶拎了起来,倒了一杯茶。

    茶水顺着喉咙进去了,很烫,很苦,鬼哭砸了砸嘴,摇头,随手把这壶茶往地上倒去。

    一道黑影窜了过来,脏兮兮的,它张开了大嘴,准确的接住了茶水,嘴里发出奇怪的呻吟声,似乎回味无穷。

    鬼哭一脸黑线,道:“行了,能把东西交出来了吧!”

    “哎呀,你着什么急啊!老娘会不给你吗,你看我是这种人吗,我可是个淑女。”

    “淑女个屁,你交不交出来,不交出来我把你送回去了。”

    “不要不要!”它惊慌失措的叫道,然后吐出了好几把飞刀。

    很古怪,这些飞刀明明是从它嘴里跑出来的,却没沾上半点口水,干干净净,一如被它吃掉之前的模样。

    “还有呢?”鬼哭手指敲打着桌面。

    “呕!”对方故意发出呕吐的声音,然后吐出一块银元宝。

    “还有!”鬼哭面无表情的吐出两个字。

    “还要啊,可是人家已经受不住了啦,坏蛋!”对方嘴里发出妖娆的声音,声音中带着绵羊般的颤音,勾人心弦。

    啪!

    鬼哭一巴掌拍到了自己的脸上,早知道不心软了,把这货的线一拆,这货就嚣张起来了。

    不用多说,这货自然是大嘴。

    鬼哭和大黑马偷跑的时候,它也跟了上来,像个牛皮糖一样,怎么也甩不掉。

    “你说嘛说嘛,你要什么呀?是这个金元宝呢还是这个银元宝呢?”

    “算了。”鬼哭冷哼一声:“那些东西就暂时存在你那儿吧!”

    说完,坐到了床边,甩掉脚上的靴子,摘下斗笠盖住了蜡烛,烛光熄灭,不过炭盆中还放着红光,所以屋中也不算全黑。红光射到了床上,鬼哭在红光中躺了下来。

    “生气了?”大嘴小心翼翼的问。

    鬼哭没有回答,大嘴继续说道:“别那么早睡嘛,时间还这么早,不如咱们嘿嘿嘿……”

    “唉,现在的人哪,用得到人家的时候就叫小甜甜,用不到的时候就是块抹布。”

    “睡了没,睡了没,如果睡了就说一声嘛,人家知道你睡了就自然不打扰你了。”

    鬼哭有一种一刀把这个家伙斩为两截的冲动,最后,颓然放弃,闭上眼睛,运转《龟息术》,封闭了双耳。

    在靠近城门处,王家茶铺里,不问躺在香软的床铺中,瑟瑟发抖。

    “你的小家伙,怕我干什么。”

    王三娘整理的长发,对着铜镜,卸下了头上的首饰。站起身慢悠悠的伸了个懒腰,伴随着骨头的爆响,整个闺房似乎都在震颤。

    王三娘是一个很美的人,脸上媚而不妖,身段丰满不胖,穿上衣服看上去却有端庄之相,一双杏眼时而慵懒,时而威严。

    看着王三娘走了过来,不问很紧张,整个人缩成了一团。

    王三娘眉头微皱,额头的王字若隐若现,最终叹了一口气:“你这个小家伙,唉……怎么只要从山上寺庙中下来的和尚,都如此怕我。”

    说着,王三娘抚摸着自己的脸:“我真的有这么可怕吗?”

    当然有这么可怕,不问心中这么想,却不敢说。

    “啊!”王三娘打了一个哈欠,掀开被子钻了进来,不问身体更加紧绷。

    王三娘摸了摸他的小光头,道:“你这小家伙,给我听好了,明天一早,三娘就送你出城,以后你老老实实的给我呆在寺庙里,不准出来,没吃的,三娘会给你送过去,等到了春天,你立刻就走,去南山城,明白了吗?”

    不问双眼迷茫,然后摇了摇头,倔强的说:“不要,我还要找师傅师兄。”

    “你的小兔崽子。”三娘一巴掌拍在他的脑门上:“你怎么还不明白,他们…他们……”

    看着这个小和尚,王三娘说不出口,最终只能板着脸道:“总之你就给老娘滚!”

    王三娘脸一板,杏眼一瞪,顿时不问就感觉一阵恐惧浮上心头,仿佛有万斤大山压在身上,想动弹却怎么也动不了。

    他被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嘴唇哆嗦,任由三娘摆布,被三娘抱进怀里。

    “傻孩子,叫你走就走,问个什么劲。”

    说话间,灯熄了,屋中一片黑暗。

    不问打定主意要等到三娘睡了过去然后逃跑,然而,三娘的身上又软又暖和还很香,不问几次鼓起勇气,想要出去,但一想到外面的寒冷,却又没了勇气。

    可恶啊,这头母老虎肯定对我施了咒术。不问这样想着,心有不甘的反抗着这可怕的咒术,然后渐渐的,迷迷糊糊的,他就睡着了,等他醒来,窗外已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