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击小说 > 玄幻小说 > 剑骨 > 第四十八章 在下姓洛名长生
    一盏老灯。

    雨还在下。

    秋末时分,屋檐的雨水汇聚,滴滴答答打在道观廊前的青石地上。

    昏暗的道观空地上,并没有多余的物事,摆放着一根被雨淋湿的麻绳,两端栓系在两根柱石上,平时应该用来晒晾衣物,此刻麻绳上空空荡荡,被风吹动。

    道观内,一座宽敞的屋室,门窗闭合。

    纸窗被风吹得猎猎作响。

    年轻白衣道人,神情平静,坐在桌案前,他的桌前,原本摆满了图纸,关于符箓、阵法……但此刻都被清空,放着一枚简简单单的木简。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质地的东西。

    看起来像是一枚普通木牌,就像是东境不入流山头给自己铸造的身份令牌,但如果触摸上去,会发现这枚竹简的手感异常顺滑,清凉如玉,触感如铁。

    上面刻着一个“山”字。

    他的身旁脚边,搁着一个原本湿透的箱笼,兰若寺崩塌,那枚箱笼竟然完好无损,他以星辉蒸发水汽,发现里面摆了一些女人做的字画,物事,除此以外,还有一张庇佑四方太平的符箓。

    兰若寺的大战,是符箓护了箱笼“一命”。

    让年轻道人大感兴趣的,是箱笼里的《金篆玉函》,他的打扮虽然看起来像是道士,而且住在道观……但事实上,这只是他随意之举,他修行的功法,心经,以及经历,都与西岭的那个道宗没有丝毫关联。

    那本《金篆玉函》,他已连夜看完。

    他的资质本就极高,一点就通,看完那本《金篆玉函》之后,对于道家五术里的“山医命相卜”都有了一个大概的理解……尤其是这根竹简上烙刻的“山”字。

    “凝聚,汇聚之力……东境大泽这些时日出现的变故,果然是因此而起么?”

    他揉了揉眉心,轻声喃喃自语。

    南疆那些大魔,原本逃入东境大泽,只是一时之计,逃出执法司囚牢之后,只能来此地苟延残喘,但因为大泽的异变,导致大泽内的灵气氤氲程度太过丰盈,他们的恢复速度快得超乎想象,甚至还在此地开宗立派,依靠阵法阻挡外力,建立了一个短暂的联盟。

    年轻道人两根手指轻轻捻起竹简。

    仔细打量,有些像是宝器。

    但又不太像。

    早些时候,大隋天下有着数量极其稀少的散落“宝器”,承天地气运而生,比起人为铸造的宝器更加强大,浑厚圆融,可谓是“先天圆满”的宝物,若是能够得到这种宝器,实力便会有大幅度的增强……譬如琉璃盏,就是“先天灵宝”级别的宝器,持有琉璃盏的韩约,坐在东境,几乎无人能敌。

    先天灵宝对战力的增幅极大,虽然有“东岩子”赵蕤先生这样的大师,能够铸造出潜力不逊色于“先天灵宝”的“细雪”,但这样的人物实在太少。

    一柄“细雪”,耗费了赵蕤先生极大的心力,终其一生,也只有一把“细雪”。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即便是命星境界的修行者,有着逆天气运,拿到了“先天灵宝”,也不敢拿出使用,因为即便是大隋涅盘境界的大人物,也不一定有合手的“灵宝”。

    正常

    境界的星君,若是怀有“先天灵宝”,可以跨一个很大的战力境界,横扫同阶不必多说,甚至在面对千手,姜玉虚,楚江王这种人物之时,也不会逊色太多。

    先天灵宝所在之处,周遭环境都会异变。

    “这是先天灵宝么?”

    灯火摇曳。

    年轻道人眼神琢磨不定……那一夜,他把千佛塔的“大东西”劈得七零八落,那颗”不死不灭“的心脏也被砍得奄奄一息,最终他从心脏里取出了这跟竹简,使尽办法也无法做到损坏一丝一毫。

    若是灵宝,应该也有着使用办法。

    只可惜,他也并没有任何途径,可以驱动这根竹简。

    单单是“山”之一字,若是能带给那“古佛”无尽的生命力,为何自己所在的道观却没有丝毫变化,只是星辉的确浓郁了一些……而且并不明显。

    他可以肯定,这根竹简里的力量远远不止如此,只是自己没有摸索到门路上。

    身后传来了一声沉闷的声音。

    ……

    ……

    疼。

    很疼。

    头很疼。

    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就像是脑袋被人拿着大锤砸中,所有的意识都快要被捶散了……宁奕的脑海里无数影像重叠,破碎的雨水,金光黯淡的拳头,悲鸣的细雪……

    千佛塔,死去的红纱女子……

    他缓慢睁开双眼,如眼所见,是一张干净的床榻上空,悬着几张白纱,自己的身上并不泥泞,像是被人以星辉蒸发殆尽,轻柔的光华流淌在肌肤表层,带着淡淡的荧光,这些光华游走,温养血肉,带走痛苦,自己体内的伤势早已经痊愈,只不过神魂仍然有些恍惚。

    被救了。

    宁奕揉了揉额头,觉得脑海仍然十分痛苦,他一只手支撑着自己,在床榻上坐了起来。

    然后他看到了一张温和的笑脸。

    一个年轻的道士,坐在烛火旁,手里把玩着一根“竹简”……

    山字卷!

    宁奕眼神在山字卷上多停留了刹那,这个短暂的瞬间,被对方很敏锐的捕捉到了。

    “宁奕……你在找它?”

    那人眨了眨眼,笑着举起“山字卷”。

    宁奕沉默片刻,他早就听说,金华城北有一座不老山,山上住着一个年轻道士,城里的百姓都喊他“活神仙”,一开始他不以为然……今日一见,对方的确有些不可思议。

    自己修行半年之后,神魂之力已经初具规模,即便面对十境修士,也有着自保之力,可此刻伸出一缕去试探,竟然如泥牛入海,根本无法看清对方的修为境界。

    这么一个气息与自己相差不多的年轻人,身上没有丝毫苍老的岁月感……他的修为超过了十境?

    要么就是有着极其强大的神魂法门。

    无论是哪种,都不容小觑。

    “嗯……”宁奕揉了揉眉心,准备含糊其辞,道:“差不多算是在找它,你救了我?”

    自己的剑呢?

    他脑海里一阵刺痛,想起最后时刻,那尊巨大古佛把自己的“细雪”捏住……最后落到了哪里?

    那个坐在烛火桌案旁的年轻

    人,像是能够洞察人心,他饱含歉意地笑了笑,拎起脚边的“油纸伞”,朝着宁奕掷了出去。

    油纸伞划过一道弧线。

    宁奕默默接过细雪。

    他皱起眉头,望向纸窗外的方向,不老山外,就是千佛塔。

    “已经死了。”那人笑着说道:“我借了一下你的剑。”

    宁奕的神情有些愕然,他手指触摸着细雪,脑海里倒映出了那一幕画面……

    那年轻道士劈开一剑的场景,瞬间掠过。

    斩杀不可斩杀之物。

    这意味着,细雪认可了这个人?

    细雪掷出之后,空中又传来一道轻微的声音。

    宁奕将细雪隔着一层被褥,搁在膝盖之处,立马伸出双手,捧过竹简,眼神有些复杂。

    自己苦苦追寻的“山字卷”到手了,比想象中要顺利很多,对方竟然没有丝毫争夺和占为己有的念头。

    他看着那个白衣道人,接下来,他的眼神愈发的古怪,像是在看一个怪物。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东境大泽的异变,与这根竹简有关……”

    “竹简上刻着一个‘山’字,你的箱笼被我捡回来了……出于好奇,稍微借阅了一下,如果没有猜错,那个字应该对应的是‘凝聚’之力,不仅仅是星辉,灵气,更强大磅礴的‘神性’也可以凝聚而出……”白衣道人的身后是一盏摇曳的烛火,他的面容隐在黑暗之中,语调轻柔,缓慢:“那尊古佛能够诞生,是因为它依靠逐渐凝聚出了足够多的煞气,还有佛性来笼罩金身,而它难以斩杀却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这似乎是个不同于人类,妖灵的‘生命’。”

    “我住在山上的时候已经察觉到了,星辉无法对此造成杀伤,需要大量的神性才能击杀。”

    “即便没有竹简,这种怪物仍然可能会诞生……只不过生出的时间会大大延长,也许十年,也许百年,也许千年,数千年。”白衣道人说到这里,顿了顿,望着宁奕,好奇道:“我唯一想不通的,是整个东境的所有厉害人物,都在找这枚竹简,他们都找不到……你是如何找到的?”

    宁奕看着“山字卷”,一时之间有些沉默。

    看这个样子,那人还不知道“执剑者”。

    但关于“山字卷”,还有“影子”,他所推测的,竟然一点也不错。

    是推演么,还是单纯的猜测?

    无论是哪种,都很吓人。

    短暂的安静之后。

    “每个人都有秘密……我只是问问而已,不必放在心上。”

    坐在烛火旁的年轻道士,看宁奕一阵沉默,笑着说道:“宁奕,你能越一个大境界斩杀那树妖,很不可思议,比传闻中要强。”

    宁奕心底一动。

    他困惑道:“你知道我……”

    那人温声笑了笑,“前不久才见过一面。”

    “前不久才见面?”宁奕仔细回想,自己一直在蜀山修行……

    他的眼神忽然亮了起来。

    宁奕想到了一个可能。

    年轻道士缓慢站起身来,笑道:“自我介绍一下……在下姓洛,名长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