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击小说 > 玄幻小说 > 剑骨 > 第二卷 天下大雪 第一百五十五章 姓裴的那位大将军
    红山山顶,罡风凌冽。

    女子抬起一只手来,她的掌心,莹润白光流淌,随着她握拢的动作,缓慢凝固成一柄细长剑器。

    “两位殿下,凡人不可直视神灵......还请退回红山内,以免遭受波及。”

    这一句话,原本意义上的“神灵”,指的是不朽级别的存在,但是不朽早已经凋零在岁月之中,即便各大圣山,号称自己出过不朽,如今却从未有任何一丝确凿的消息,可以证明,不朽真的还活着。

    涅盘境界,便成了这个世上最接近“神灵”的存在。

    瑶池圣主站在红山山顶,她眉眼平静,松开长剑之后,任其悬浮在自己面前,轻轻屈起一根手指,点弹在剑身之上,发出一道清冽的声响,那柄长剑“缓慢”向前坠跌而去,登时剑气大涨,自剑身内如沸水溅开,顷刻布满整座红山。

    剑身犹如一轮皎皎明月,高高悬挂。

    破碎开来的红山山腹,被剑气封锁,看外面一片雾气茫茫,看不真切。

    做完这一切,瑶池圣主便不再动手。

    宋伊人感到自己脚下,一整座红山,非但没有停止震颤,反而摇晃姿态幅度越来越大,几乎要拔地而起。

    自己的父亲就站在山顶,背对自己,面容淡然,双手负后,没有丝毫要出手的意味......远方的大地,无数妖兽前赴后继,都是在给那头远古妖圣充当饵食,时间越久,那头妖圣的力量恢复得越完好,便越强大。

    这是要做什么?

    宋伊人有些惘然。

    瑶池圣主轻柔道:“宋雀,你有感应到妖族天下的强者吗?”

    身为灵山俗世客卿的宋雀,摇了摇头。

    他平静道:“妖族天下或许有着某种隐匿功法,但大概率不会出手,元圣是在道宗天尊的膝下长大,与妖族天下的那些人并无关联,所以这一架......你我看着便好,他们不出手,我们便不出手。”

    缓慢站起身子,衣袍在风中摇曳的宋伊人,挠了挠头,敢情自己头上的二老,千里迢迢动用大秘,来到红山,不是为了扼杀这头狮子......而是为了提防妖族天下有涅盘境界的大能在旁边窥伺?

    他的眼神忽然有些凝固,如果说自己的父母不打这一架,那么会出面的又是哪位?

    整座天地,气机圆融,并无一丝外泄,被剑气封锁了石壁的两位大隋皇子,看不到外面的场景,只能选择原地打坐......他们的血液,不受控制的,开始缓慢沸腾。

    李白麟无法定心,他睁开双眼,看到了自己的二兄,以同样沉默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

    ......

    红山山顶。

    “大概还要等多久?”

    “可能要等到那头狮子准备完好?大概还要半个时辰。”

    “说起来......我一直都没有见过陛下出手。”宋雀裹着青袍,他平时并不喜欢这副打扮,太臃肿,不方便。

    他是灵山的俗世客卿,没有点燃涅盘道火的时候,就只是一个行走江湖的普通人,天资不俗,却溅不出太大的浪花。

    与灵山结缘,已经是两百年前的事情,自那以后,他开始踏入修行界,开始崭露头角,最后在须弥山捻火而立,成功继承果位,至今已有百余年载......岁月不饶人,他坐拥常人无法想象的寿命,二百多年过去,面颊上仍然多出了两三道老去的痕迹。

    这些细微的皱纹,以星辉之力附着在指尖,便可以轻轻抹平,但是宋雀并没有这么做。

    他看起来仍然年轻,但身上已无二十岁的朝气,衣衫翻起时候的波澜不惊,更像是一个活了千年的老人,这便是长生所带来的代价,捻火继承菩萨道果,宋雀被灵山所敬仰,并不是因为“宋雀”这个名字,而是因为他意味着那位菩萨的第二世行走,这是一种信仰的传承,教徒们所信仰的,永远不是真实的那个人。

    而是某种虚无缥缈的精神。

    在追逐长生的路上,每一位涅盘境界的修行者,都是最接近终点的那个。

    宋雀望向自己的妻子,东境瑶池圣主辜伊人,在如今的大隋天下,大道修行的路上,没有一对道侣,比自己和妻子抵达的境界更深更远,若只是追求长生......他们也不会生下这个各取一半姓名的儿子,道宗的“坐忘”,佛门的“捻火”,赋予了他们至少五百年的时间,比起漫长的寿命,他们来到这世上的岁月真的很短,放眼望去,几乎可以说是最年轻的涅盘境界,此间还有大好山河,数百个花开花谢,就算跨不出那一步,只要能够并肩眺望,其实也没有什么遗憾。

    宋雀站在红山山顶,他眯起双眼,回想着自己捻火成功的那一日,大隋境内再添一位涅盘境界,那些在自己昔日看来,高高不可攀及的人物,从云雾之中施展秘术走出,纷纷向着自己道谢。

    那已经是百余年前的事情。

    捻火之前,宋雀已和辜伊人结成道侣,佛门的捻火,和坐忘不同,一旦失败,很有可能身死道消......他曾经犹豫过也退缩过,最后尝试着踏出那一步,因为道宗的大力支持,准备了诸多宝器,他才得以艰难成功。

    捻火成功之后,诸事不再缠身,宋雀便被陛下邀请过去喝茶。

    皇宫内,他如愿以偿地见到了当今大隋天下主人的真实容貌......在他捻火的记忆当中,上一位捻火失败的佛门客卿,曾经见过年轻时候的太宗皇帝,而这一次的见面,已经相隔了数百年。

    宋雀喝茶之时,面容看起来平静,内心却不平静。

    在皇帝的身上,已经有五百年的岁月过去,那个男人仍然看不出有丝毫苍老的痕迹。

    上一位佛门客卿的记忆当中,那个意气风发的年少皇帝,变得沉稳而又内敛,活过了这世上几乎没人能够活到的岁月大限,他仍然不畏惧死亡之日的到来......五百年是所有人的大限,这是天地规则,不可跨越的门槛。

    彼时刚刚破境的宋雀,看皇帝如看雾里青山,他本以为自己已经跻身世间第一流的行列,后来发现并非如此,那个皇帝不被岁月拘束,似乎可以再活上第二个五百年,两者之间看似平起平坐,但实则有云泥之别。

    后来宋雀把杂念摒弃,他涅盘之后,每每在修行上有停滞的时候,都会入一趟天都皇城,见一次皇帝,每见一次面,他都会生出一种望尘莫及的卑微感。

    如见青山,如见深海,如见苍穹。

    非是藏龙不出,而是早已经抵达九天之上。

    涅盘境界,早已经没了更多的明确划分,能够走到这里的,古往今来,也就那么寥寥。

    但是宋雀有一种笃信......那位皇帝出手,可以锤杀此间的任何一位涅盘境界修行者,圣山的老古董,在皇帝面前,不过是不堪一击的朽木。

    除了一个例外......

    站在红山山顶的宋雀,抖了抖青袍,他屏住一口呼吸,望向远方的寝宫。

    九灵元圣的境界还在攀升,从云海坠跌回来,他应该是借了妖族天下某位大能的一滴精血,真正意义上复苏回来,宋雀知道妖族天下有位坐在灞都城头的大先知,先前天地隐约浮现妖气,应该就是那位老人的,他来到此地,就是防止妖族天下的强者出手,让接下来的这场战斗多出一些意外。

    “陛下要亲自出手......”瑶池圣主的声音很轻,她喃喃道:“他在等九灵元圣恢复全部的精气神,然后公平一战,这一幕我似乎先前见过。”

    宋雀轻轻叹息一声。

    是的。

    这一幕似曾见过。

    皇帝从来不吝啬于指点自己的修行,他向来不畏惧任何人超过自己,宋雀知道,论修行境界,自己一辈子都赶不上太宗,如今的大隋天下......几乎无人能够望其项背。

    但是曾经有一个例外。

    站在山头,自己父亲身后的宋伊人,眯起双眼,轻声试探着念出了一个名字。

    “裴旻?”

    宋雀面色沉默,缓缓点了点头。

    大隋北境有位裴姓将军,死在了天都的血夜里,那一夜的场景与现在有三分相似......皇帝与裴旻公平一战,圣山的山主已被剑气重创,血流成河,天都铁律解开,宋雀和夫人赶来的时候,站在天都城头,撑开一道巨大屏障,守护城内子民。

    百里外的穹顶,剑气激荡,龙脉破碎。

    当曙光降临,大战落幕,自穹顶坠落一柄断剑。

    于是裴家满门灭口,那个姓徐的剑圣弟子,开始了漫长的报复之路。

    “这是很公平的一战。”宋雀闭上双眼,风气自他的两鬓掠过,吹动鬓发轻轻飞扬,他似乎在回忆着天都那一夜发生的事情,轻声道:“但看到这一战的人很少,所以谣传的那些消息,都不是真相。”

    宋伊人手指轻轻敲打悬配在腰间的长刀,若有所思问道:“那么真相是什么?”

    宋雀沉默很久。

    他摇了摇头,“真相已不可知。除了陛下和裴旻大人,又有谁知道呢?”

    宋雀站在山头,他看着远方的寝宫,喃喃道:“裴旻真的很强,他让陛下受了不可愈合的道伤,这些年过去......不知道陛下伤势有没有好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