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击小说 > 玄幻小说 > 剑骨 > 第一百四十章 顿悟之后,得见剑仙
    数百张剑气符箓碎裂之后,一整条长长走廊,四壁犹如滚龙,壁面支离破碎,被剑气碾压冲刷。

    抵着长刀的姜麟,施展天赋秘术,硬生生对抗剑气,一路厮杀,想要冲出剑潮。

    这些剑气符箓,是裴烦丫头熬夜为宁奕刻画,动用剑藏手段,耗费了莫大的心血,此刻蕴藏神性,杀力大增,竟然幻化出一尊女子剑仙。

    那女子剑仙的模样,与裴烦的面容几乎一样,大概是丫头再长大一些后的样子。

    神性是这个世界上最神妙的物质。

    这些符箓本来乃是用星辉所催动,没人会奢侈到以神性开辟符箓之力,即便是姜麟,在妖族天下成长多年,与大隋天才对敌厮杀,亦是从未见过符箓可以催生出人像,驭剑攻伐。

    那尊女子剑仙的剑气浩荡,身后跟随着数之不清的长剑短剑,长廊幽光被剑气切碎,她赤裸脚尖,踩踏剑器而来,犹如一轮皎皎明月,光芒柔和而圣洁,挥袖之间却满是杀气。

    姜麟施展金黑秘术,挥刀而出,与那位女子剑仙的飞剑碰撞在一起。

    瞬间淹没。

    剑气肆虐嶙峋,砸入之后被金银平脱刀砍碎拍飞,单挑不敌,但是胜在数目庞大,一眼望不到边。

    这头年轻大妖心生戾气,无数次挥刀劈砍,但是无法砍尽,甚至无法从这位女子剑仙的剑下走出,只能等待剑气长潮的自行退散,这些符箓之力,包裹剑气,符纸破碎之后,内蕴的剑气相互引动,汹涌澎湃,几乎无法抵抗。

    此地封禁星辉,那个人族小子拿什么催动的符箓?

    姜麟眼里冒火,连续出刀劈碎七八道剑气,他面色阴沉,想到那个盘膝坐在地上的人族少年,就心生怒意,那人似乎处在破境的最关键地步,而且还走了天大好运的顿悟了?如果不是这些符箓,还有这位幻化而出的女子剑仙阻拦自己,他早就一刀砍下,逼得宁奕退出顿悟,让那个小子损失一场大机遇!

    半晌之后。

    剑气长潮终于有了一丝颓态。

    符箓再多,总有用完之时。

    而那女子剑仙极其明智地选择了收手,她再度抬手,漫天悬剑勒令而止,悬停在她的背后,以剑尖对准那头年轻大妖。

    姜麟杵刀而立,他寒声道:“阁下是大隋天下何方神圣?”

    以这位女子剑仙展露的手段来看,定然是大隋天下某位不得了的人物。

    驭剑数百上千,非人哉。

    只可惜那只是一尊幻象。

    长大以后的“丫头”置若罔闻,不动也不语,赤裸脚尖,静静踩在剑身之上,衣袂无风自动,拦在长廊唯一的入口之处,不让这头年轻大妖踏入寝宫大殿。

    姜麟眯起双眼。

    这些符箓蕴藏有主人的灵智,出自意识的想要保护那个人族修行者,不让自己去破坏对方的感悟。

    这个女子,与那个人族修行者关系非凡。

    “看阁下修为,也不算如何,若是再更上一层楼,这些符箓剑气,我也无法阻挡。”

    姜麟也不急着冲破长廊,他杵着长刀,淡淡道:“此地封禁星辉,不然这些符箓对我而言不算什么,一刀便可破去,想必阁下也是如今这一辈的大隋修行者吧?”

    每拖延一会,这些符箓之力便会凭空消散一些,姜麟再拖一会,这尊女子剑仙的剑气长潮,就不足以拦住自己。

    打定主意之后,他继续开口道:“大隋天下,剑湖宫,小无量山,诸多天才我都有所耳闻,不知道仙子出自何方圣山?单论剑意凛然,已经不输珞珈山的叶红拂了,看性情倒是七分出尘,不似那个疯女人一般,若是有兴趣,不妨来北境做客,我姜麟开辟山头招待,请仙子单独斟茶,只论道,不交手!”

    这一番话说完。

    姜麟紧紧盯着这尊女子剑仙法相。

    对方仍然是那副不言也不语的姿态,只是衣袂已经有些虚化,如袅袅热烟,被无形拢和在一起,所以尚未消散。

    姜麟再一次开口笑道:“听闻大隋天下,曾经有位剑圣裴旻大人,修行剑道,不同寻常,开辟出一条剑藏道路,万剑加身,灵智长存,可以寄托一点灵性,抵达世间天涯海角,任何一处......只是裴家已经被证实满家灭亡,莫非阁下得到了大隋剑圣的传承?”

    姜麟忽然瞳孔收缩。

    不知道这一句话究竟哪里触碰到了这位女子剑仙,竟然忽然开始驭剑杀伐,无数剑气伴随她指尖点落,汇聚而来。

    姜麟双手持刀上挑。

    针尖对麦芒。

    他攥着狩水刀柄,忽然想到裴家似乎还有一个幼女,大隋天下的消息是裴家已经尽数死绝,但若是那个女孩没有死呢.......姜麟抬起头来,注视着这个女子剑仙,心底默默算了算年份,然后摇了摇头。

    这个女子不可能是裴家后人。

    年龄对不上。

    姜麟踩着剑潮而上,符箓之力已经快要散尽,他踩地掠起,脚底凹陷一大块巨石,整个人斜着蹬在长廊壁面,力大且沉,漫天剑气被刀尖引动,轰隆隆追随而来,身材魁梧但动作轻柔的年轻大妖,踩着长廊壁面,与地面平行,奔跑速度极快,身后剑气长潮追赶,跃出长廊的那一刻,符箓之力正好消弭,无数剑气支离破碎,如风中熄灭的火焰龙卷,张口欲要吞噬姜麟——这一副画面缓慢而又凝固。

    落在地上的姜麟,长长吐出一口气。

    肩头零零散散的剑气火苗熄灭。

    他没有去看走廊那一头,因为符箓之力消散,所以挥手驱动剑潮之后,便烟消云散的女子剑仙。

    但是这位女子剑仙极其惊艳的出剑姿态,却深深烙刻在他的脑海里。

    姜麟伸出一只手,摸向悬在腰间的锦囊,心里打定主意,回到妖族天下之后,一定要亲自前往一趟灞都,不仅仅是交还“白狮子”,也要问清楚那个老人,关于两座天下的一些旧事,红山的所见所闻,诸多不解。

    尤其是这个女子的身份,就算要他付出一些代价,也要请灞都老人出手,看看能不能推演出来,泄露一些天机,好让自己瞧瞧对方的庐山真面目。

    ......

    ......

    云里雾里,仙气缠绕。

    赤着脚丫坐在宁奕身旁,以脚尖不断踢踏桥下水面的裴烦,轻轻把脑袋靠在宁奕的怀中。

    世传若是破境之时,有人会陷入一种奇妙的境界。

    再是毅力强大的大修行者,道心无比坚固的人物,也有着内心脆弱的地方。

    顿悟并非是让你一夜之间,悟到某种逆天的法门,某道无人匹敌的剑意,而是让你的心念,回到一个绝对平稳的状态。

    有人为了自保,不断修行,一路上杀了太多的人,回头去看,自

    己已经不是为了所谓的初衷而修行,而是沦为了一尊大魔头。

    有人拎起剑时,立誓要守护身边的亲人,可是到头来,为了证道,却选择杀死至亲来成就道果。

    太多修行者,在这漫长岁月之中,迷失了本心。

    他们修行所为何物,已经忘却。

    人非是一成不变。

    魔头也好,圣人也好,都是一样,有人放下屠刀立地而成佛,有人拎起血剑开山当邪祖,这两者并无高低贵贱,只看自己是否遵从本心。

    若是你一心一意向着圣人大道而去,一路上却离魔头越来越近,那么“顿悟”便会点醒你自己,至于接下来要做魔头,还是要做圣人,仍然是你自己的意念决定,只不过道之所在若是明了,那么修行起来便会极为迅速,再不会遇到阻碍。

    宁奕看见的,是一片云,一片雾。

    桥下有水,水里有鱼。

    头顶有把油纸伞,伞下有个靠在自己肩头睡过去的漂亮丫头。

    丫头踢踏着水面,倒影如莲花,鱼儿跃出落下。

    若是外人能够看到,宁奕的顿悟,见到的是这么一片景象,定然会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这个少年的顿悟意境,竟然没有腥风血雨,厮杀争斗,而是一副小桥流水。

    宁静而又美好。

    因为这就是他内心最在乎的东西了。

    十年前,他的身边就只有丫头。

    十年后,他多了一把剑。

    他拎起剑杀过人,却从未做过问心有愧的事情。

    若是顿悟有一问,发自修行者的内心,那一问无非就是。

    “你要做什么?”

    然而宁奕的答案,十分简单,从未动摇。

    “剑仙。”

    从拎剑之后,便是如此。

    他要做徐藏死去之后,这十年来,大隋天下的第二位年轻剑仙。

    ......

    ......

    这份静谧没有持续多久。

    不多时。

    柔弱的声音,在桥头响起。

    “哥,我想你了。”

    宁奕侧头去看,丫头的面颊不知何时挂了两行清泪,在梦里呢喃。

    他肩头微微耸动,抬起一只手,替裴烦擦去泪水。

    丫头恍惚惊醒。

    宁奕揉了揉丫头秀发,轻柔笑道:“在府邸里等我,要不了多久就回来。”

    裴烦声音极轻地嗯了一声,她迷迷糊糊问道:“你要去做什么啊?”

    宁奕缓慢起身。

    他轻松笑道。

    “我要去打一场架。”

    心湖里,那尊坐在三柄飞剑上的剑器近石像,眼眸里缓慢亮起一抹光彩。

    他看着宁奕起身的动作,轻声笑着说了一个字。

    “善。”

    ......

    ......

    心湖沸腾,湖水彻开,一切幻象,在顿悟之后如烟云破散。

    寝宫内光芒如昼,盘膝坐在地上的少年郎,缓慢站起身子。

    宁奕握住细雪,平静注视着眼前的年轻大妖。

    我身已入第七境。

    顿悟之后,道心再无破绽。

    一抹雪白光华顺延剑身上挑,指向姜麟。

    宁奕微笑说了两个字。

    “来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