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击小说 > 网游小说 > 巫界术士 >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死绝


    嘭!

    在众多强者无奈的围观之下,结界当中的大公爵眼睛浮现出绝望之色,整个身体猛地炸开。

    腐蚀的脓液带着血肉,铺满了白色的结界隔膜,令艾拉斯卓几乎反胃地吐出来。

    “居然当着吾等的面击杀一位公爵!这是对于银月城的严重挑衅!”

    伊尔明斯特的脸上浮现出严肃,但他失望地并没有从同僚的眼睛当中看到同仇敌忾,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恐惧。

    能够如此轻易地咒杀一位传奇法师,是否代表着此时待在厅里的人也处于不安全状态当中了呢?

    “报!”

    此时,一名高阶法师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脸上有着明显的惊慌。

    “怎么了?”伊尔明斯特皱着眉头,直接越过了艾拉斯卓的权力发问。

    “接到最新的传讯,艾瑞克伯爵、还有契科夫、阿戈尔子爵,甚至是多维克、梅地塔夫人,已经全部……全部都确认身亡了……”

    刹那间,整个大厅变得无比寂静起来,所有人都愣愣地看着传奇大公爵死无全尸的位置。

    “也就是说……对方在银月城的血裔,已经一瞬间全部灭绝了么?”

    伊尔明斯特突然感觉到一股冰冷到了极点的寒意,猛然侵袭了自己的心灵……

    “巫师世界的血脉诅咒,看起来效果还不错!”

    雷林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以神祗之尊发怒,所降下的惩罚,即使是一般的传奇强者都扛不住!

    甚至,一个诅咒都可以在诸多强者的注目之下要走一位传奇法师的生命乃至灵魂,这就是巫术的恐怖!

    而以整个传奇公爵血裔与家族的覆灭,雷林强势地向整个北地的势力乃至神祗,宣告了自己的到来。

    ……

    “挑衅!这是对于我们整个圣武士群体的挑衅!”

    拉菲尼雅看着慌乱的城市,以及手上被源源不断送到的死亡报告,脸上充满了一种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

    众多艾瑞克伯爵家族的血裔无故身亡,特别是死前的那种恐怖景象。顿时震惊了整个银月城。

    毕竟,传奇大公爵的家族当中,旁支与主体加起来,在新银月城当中可是也有着数百人的规模啊。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咒杀的族人也不在少数。

    而由此所引发的骚乱,甚至是其它别有用心的恶棍、冒险者开始浑水摸鱼,更是加重了这种混乱。

    在被交托了治安重担的拉菲尼雅看起来,这就是对于自己工作的侮辱!也是一生都洗刷不掉的羞耻!

    “圣武士出动,协助驻军稳定局面!”

    她很快下了命令。众多严肃的圣武士纷纷从神殿当中涌出,以高超的能力瞬间就将那些野心者冲击得七零八落。

    看着渐渐恢复下来的城市,还有隐约的哭泣与悲鸣,拉菲尼雅脸上的表情却是更加沉重了。

    “一次性诅咒杀害数百人的大案,如果不抓住真正凶手的话,就根本无法对信任我的女王以及其它自由民交待……”

    拉菲尼雅很快就推测起这次的幕后真凶来:“是大公爵的仇家?还是某一个妄图收集灵魂的巫妖,甚至是散播恐惧的邪神?”

    拉菲尼雅很清楚,一旦这件事与某位真神扯上关系,就意味着极大的麻烦。

    可是,内心的正义感又根本不容她退后。

    “拉菲尼雅!”

    这个时候。另外一名枢机主教走到了她的边上,脸色阴沉得仿佛可以滴下水来。

    “刚刚接到最新的通讯,铁剑堡传来消息,在那边的一个家族也同时覆灭了,时间与症状与公爵家族完全一模一样……”

    “难道……”拉菲尼雅的眉毛一动。

    “没错!对方是公爵家族的某个分支,在一百年前从本家分离了出去,此后就一直居住在铁剑堡当中,可是就在公爵家族覆灭的时候,那个家族的所有族人也诡异地死亡了,从伯爵族长到旁支的婴儿就没有幸免。即使当时正在神殿当中也是无用……”

    枢机主教的眸子里面隐隐有些畏惧:“中部的神殿也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同样的消息,大公爵在中部王国的一个分支,也覆灭了……”

    “面对整个大陆的血脉诅咒么?”

    拉菲尼雅喃喃道。

    “没错,不仅如此。新银月城里面的其它贵族当中也出现了几个个例,甚至还包括了几个马夫与园丁,造成了很大的恐慌,但我们都知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枢机主教继续说着。

    “呵……那些荒淫的蠢猪,造成这么一大堆私生子,现在麻烦了……”

    拉菲尼雅的心里隐隐有些快意。对于那些上层贵族奢侈****而混乱的生活,她也是隐有听闻。

    “关键是……有些公爵家族的血裔我们都不知道,却照样无法逃过血脉的诅咒……”

    枢机主教的脸上一片严肃,“这是神祗的力量!一位邪恶的真神,已经向我们宣告了他的到来……”

    拉菲尼雅很是认同地点点头。

    能够覆盖一个大陆的诅咒攻击,在她的心里面除了真神之外,就没有任何存在有着这样的威能,哪怕是高阶传奇的巫妖都不够格!

    也只有近乎全能的神祗,才拥有着这样伟大而恐怖的力量!

    “这些邪恶的神祗,是我们正义事业的最大危害!”拉菲尼雅握紧了拳头,却没有看见枢机主教的那一丝苦笑。

    ‘一瞬间咒杀大陆上相隔千山万水的所有血裔,这种能力,即使是邪神当中也没有几个,都是最为恐怖的存在啊……’

    枢机主教心里暗暗叹息着。

    作为了解更多神祗的人,他自然知道这次幕后黑手的恐怖。

    “拉菲尼雅圣武士长,教会给你的任务是辅佐艾拉斯卓女王,维护新银月城的和平与安定……难道你想擅离职守么?”

    枢机主教心里叹了口气,脸色却是扳了起来。

    ……

    当他离开之后,拉菲尼雅的脸色瞬间黑了下去,手上的骑士长剑更是发出了恐怖的嗡鸣。

    从刚才那个枢机主教的告诫当中,她明显听到了一丝让自己委曲求全的味道,难道教会对于这种凶残的邪神都不准备动手么?

    即使拉菲尼雅知道为了弘扬正义,需要必要的妥协与退让的道理,但这种事情还是大大超过了她的心理底线。

    “难道……即使是吾主的教会,也开始充满阴暗与堕落了么?”

    虽然明知道不应该,但一丝黑暗还是笼罩了拉菲尼雅的心头,并且开始恐怖地扩张起来。

    在阴影当中,拉菲尼雅脸上的表情更加奇怪,而一丝暗红色的光芒却越发地昌盛耀眼……

    ……

    “神灵啊……请饶恕我的罪孽,不要让这种恐怖的诅咒找上我……”

    “无论是哪位神祗都好,请庇佑我,还有可可与拉菲她们……”

    “神啊……我向你祈求,让灾难尽快远离这个城市吧……”

    “伟大的神祗,不论您是谁,来自哪里,我都要感谢您覆灭了艾瑞克伯爵,为我的家族报仇……”

    虚空当中的金色信仰之线一下增加了数倍,传来了众多在雷林意料之中的内容。

    咒杀一个家族,特别是拥有传奇强者守护之家族的恐怖,已经在新银月城当中掀起了一轮巨大的恐慌。

    而唯一能够给予这些平民心灵上的庇护与安慰的,就只有神祗!

    可以说,在雷林动手之后,新银月城当中的信徒数量一下多了不少,甚至信仰的虔诚度也大为提高,富人与贵族们都开始毫不吝啬地向教会捐献,仿佛以此就能避免厄运找到自己头上一样。

    所有神殿都迎来了新一轮的收割狂潮,而不可避免的,一些逸散的信仰也大部分被雷林吞噬。

    散播恐惧,获得信仰,这本来就是邪恶神祗的运作方式!

    力量的崇拜与恐惧,同样可以获得平民的信奉!

    作为这次灾害的罪魁祸首,人们出于恐惧、或者害怕的心理,向他祈祷,求得庇护,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瘟疫女神、海洋女神等神祗采取的也是和雷林差不多的做法。

    “虽然信仰之线都不怎么牢固,但也是个巨大的补充了……凡人啊……”

    不仅是害怕,还有众多的感激情绪,同样沿着信仰之线进入了雷林的眼睑当中。

    真神的一举一动都牵涉到整个物质世界,而雷林此次所演示的也算是一种另类的‘神迹’了。

    大量的信仰之力被神职吸收,又经过了神火的转化,成为了雷林的本身积累。

    而雷林的眸子里面有着漠然,丝毫没有被这种俗世的狂热情绪所影响。

    “在收拾了黑月商会与公爵家族之后,计划里面的阻碍就清除了……与黑血部落那边的交易也应该尽快提上日程……”

    至于善神可能的敌视与打击什么的,雷林根本完全不在乎!

    这次可是对方先惹上自己,一位真神的威严,怎么能够容忍亵渎?无论雷林使用什么手法惩罚对方都绝对不算过!

    更何况,他本身还是邪恶的神祗!

    如果不制造出一些恐惧,留下令人畏惧的名声,那还叫邪神么?(未完待续。)